目录
  • 有趣的事
  • 搞笑gif
  • 有趣表情
  • 有趣美女
  • 有趣点
  • 首页 > 有趣点

    又是一年迟夏归

    发布时间:2020-05-23 点击: 有趣 www.youqu.info

      1

      盛夏时节,脆生生的一句“你长得可真好看”在沉闷的空气里炸开。

      六岁的沈瑶初见陆向远,开口便是花痴相,但她的重点其实在后面,“你手里的糖葫芦也很好看!”

      陆向远见她的眼睛滴溜溜地绕着糖葫芦打转,手不自觉往背后缩了缩,生怕她一言不合就开抢。

      “这么好看的糖葫芦,吃起来肯定也不错。”沈瑶继续软糯攻势,只差没伸舌头摇尾乞怜。

      片刻后,沈瑶坐在客厅,厨房的磨砂门微关,大致可以看见里面的状况,比她高不了多少的陆向远踩在小板凳上,娴熟地煮着饺子。

      饺子随滚水上下翻腾,陆向远觉得哪里不太对。明明是她吃光了自己的糖葫芦,还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按理说他该生气,可那双澄澈的大眼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他突然就没来由地心软了。

      香气从门缝里飘了出来,肚子“咕咕”地响了不知第几遍时,陆向远终于捧着白瓷碗出来了。

      一阵狼吞虎咽后,沈瑶总算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靠在沙发上。陆向远皱了皱小小的眉头,墨黑的眸子凝着她,声音稚气未脱,说出口的话却带着几分老成:“吃饱了马上躺下,不利于消化。”

      沈瑶毫不在意地挥挥手,自来熟地问:“诶,你是不是陆叔叔家的?”

    又是一年迟夏归

      警区大院的孩子从小一起玩,彼此都很熟悉,眼前的生面孔,大概就是妈妈前两天说的,陆叔叔刚接来的儿子。

      陆向远挽起袖子,默不作声地收拾了碗筷端到洗碗池,“哗哗”的水流声中,他问:“那你呢,你是谁?”

      身后冷不丁探出来一颗小脑袋,语气颇为自豪:“我呀,我是沈瑶,在这大院里,可有名气了。”

      彼时陆向远没来得及问,但很快知道了她所谓的“名气”。那天沈瑶又闯了祸——楼下退休的老警察在门前搞了块儿苗圃,里面还未长成的白萝卜被她一棵棵拔了出来。

      她被沈妈妈罚不许吃饭,原本这事儿也就过了,但偏偏她嘴贱,不服气地哼哼:“不吃就不吃,我去陆向远家吃!”

      沈妈妈一听,这还得了,又把她拽回去,客厅的推拉门利落一锁,把她关在了阳台上。

      整个院子里都是她鬼哭狼嚎的声音,得亏这是警区院,否则保不齐有人怀疑沈家拐卖儿童。

      陆向远从她家单元楼下路过时,恰巧听见熟悉的声音。抬头望去,二楼阳台上,沈瑶耷拉着一张脸,冲他做口型:帮帮我。

      迟疑间,肩膀被人轻拍了下,是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嘴角带着几分戏谑:“别理她,她老这样儿。”

      陆向远点点头,正好爸爸也快下班了,还是回家吧。

      “我是……”男生将将开口,便被沈瑶气急败坏地打断:“沈珂!别拐走陆向远啊你!”

      沈珂?陆向远思忖道:“你是她哥哥?”

      沈珂摇摇头,“碰巧而已。” (知了文学网:www.call99.com)

      两家爸爸都姓沈,又是患难与共的兄弟,索性连孩子的名字都取得像龙凤胎。

      那天,陆向远还听说,沈瑶生性皮得没个章法,混在大院一群男孩儿中间成天闯祸,沈妈妈罚她不许吃饭,大家已是见怪不怪,偶尔气得将她撵出门,沈珂简直快成了她的救济站。

      她拦住自己那天,沈珂恰好不在家。陆向远想起她虎视眈眈地盯着糖葫芦的模样,不由轻笑出声。

      “以后,估计你还有得烦。”末了,沈珂对他说。

      她很烦人吗?陆向远蹙眉想了想,好像是有点。

      2

      陆向远的妈妈是名缉毒警,在执行任务时殉职。

      此前陆家父母比较忙,工作也危险,陆向远都是由爷爷奶奶在带。经此一事,陆向远永久地失去了母爱,陆爸爸觉得亏欠了孩子,这才坚持着要把他接来身边照顾。

      可三十几岁的大男人,中年丧妻,生活料理得一团糟。好在陆向远懂事早,甚至会提前做上两人份的饭,等爸爸回来吃,父子俩的位置倒像是颠倒了。

      日复一日,他的厨艺倒是突飞猛进,沈瑶也就常没脸没皮地去蹭饭,一来二去,两人逐渐熟稔起来。

      小学六年级的某天,沈瑶“砰砰砰”地敲响了陆向远家的门,门一开还未等他做何反应便钻了进去,还不忘叮嘱他:“沈珂要是找过来了,你千万别说我在!”

      以他对她的了解,估计又是做了什么损人不利己的事儿。陆向远无奈地撇撇嘴,正准备关门,门框被人一掰,“沈瑶来这儿了吧?”

      沈珂还有些喘,书包都没来得及放,像是气得不轻。陆向远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回:“没看见。”

      “她要是来了你告诉我一声,”沈珂摊开手心里七零八落的模型,“她把我飞机拆了。”

      陆向远扫过一眼,是他也很中意的四轴遥控机,眼里不由流露出一抹惋惜,犹豫道:“不然你放这儿,我也许能修好。”

      等他将散架的飞机放到书桌上,沈瑶才从衣柜里钻出来,嬉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想道谢,动作牵动了手肘内侧的伤口,未出口的话僵在嘴角,疼得她“嘶”地倒抽了口凉气。

      她生得白皙,手肘内侧的皮肤又娇嫩,大面积的擦伤落入陆向远的眼里,红得刺眼。

      “都怪沈珂,非得追着我跑,摔死我了。”陆向远听她抱怨,觉得好笑,明明是她错在先,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他摇摇头,从药箱里翻出碘酒和软膏,娴熟地为她消毒上药。

      刚开始有些疼,沈瑶瑟缩了一下,他稍使力扣住她的手腕,轻轻往伤口处呼气。温软的气息喷洒在手臂上,沈瑶一脸讨好地夸道:“陆向远,你怎么什么都会啊,你的真身可别是小哆啦吧?”

      “你见过哪只哆啦的糖葫芦会被人类抢?”他平日里话少,一开口却让人觉得够呛,沈瑶很有自知之明地闭了嘴。

      过了很久,她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哪里是他什么都会,陆爸爸因为工作性质,回家时难免带着伤,他便特意学着处理伤口。或许是自小没有待在父母身边,比起同龄人,他早早地戒掉了依赖。

      其实他是羡慕沈瑶的吧,虽然经常被沈妈妈责罚,但到底是为了她好,要真有什么事儿,他毫不怀疑沈妈妈会第一个站出来护着她。

      还有沈珂,自小生长在健全的家庭,看着冷淡,其实心性纯良,想要的东西多看两眼,自会有人送到跟前。

      这样的人,就像太阳源源不断地散发出耀眼光芒,引得人情不自禁想要靠近,沈瑶总爱招惹他,大致就是这个道理。

      这样想着,陆向远垂下眼帘,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浓密的阴影。

      他忽然觉得有些难过。

      3

      晃晃悠悠就到了高中。

      陆向远和沈珂的成绩没得说,毫无悬念地考上了A中,但这搁在沈瑶身上就成了奇迹。几人思来想去,一致觉得这要归功于沈妈妈。

      毕竟整个初三学年,沈瑶大部分时间都被关在家,断了网撤了光纤,除了看书她真的不知道还能干嘛。

      开学那天,沈瑶爸爸开着吉普将三人一并送到学校。

      沈瑶坐在两人中间,扬了扬下巴,“两位骑士,以后请保护好你们身旁的公主。”

      沈珂翻翻白眼懒得理她,陆向远嘴角倒是牵起一抹笑意——那种包容智障的笑。

      “还真别说,学校附近有些小混混就喜欢欺负新生。”沈爸爸看着后视镜里不以为意的沈瑶,继续道:“所以珂珂、向远,你们放学后就把她给我拎回来,别让她瞎玩儿。”

      打那以后,陆向远当真老老实实地在校门等她,沈珂则乐得撂担子,早早地回了家。整个高一算是平安无事地过去了。

      而高二开学不久就是文理分科,三人出奇默契地决定选理。回家的路上,陆向远习惯性地拎过她的包,沉甸甸的,他皱了皱眉,“你装了什么?”

      “书呀,还有——”她狡黠地眨了眨眼,“我不告诉你。”

      他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只是问:“你怎么想到选理科?”她偏科,数学尤其不算好,之后还有分科考试,怎么看都是选文更占优势。

      “哪儿有这么多为什么。”沈瑶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喜欢就选啦。”

      陆向远瞥她一眼,脸上写满了不信。

      秋分后昼短夜长,不知不觉间,天边只余一抹橙红的斜阳,像飞机划过带出的小尾巴,傍晚的风裹挟着凉意,两人不由加快了脚步。

      “嘿!小偷!”突然,身后的沈瑶高声叫道。陆向远回过头,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不远处的摊贩前站着一个女孩儿,小偷长长的镊子从她口袋里夹出手机,眼看就要得手,被沈瑶高声一惊,迅速收回了手。

      陆向远直觉不好,果然,对方朝他们跑过来,狠狠地将沈瑶撞倒在地,眼里的警告意味颇浓。

      他本想去追,沈瑶吃痛的呻吟硬生生止住了他的脚步,他赶紧蹲下身查看她的伤,还好都是些不太严重的擦伤,耳畔却传来她沉重的呼吸,伴着咬牙切齿的意味:“我、我好像扭到脚了……”

      闻言,陆向远利落地卷起她的裤脚,脚踝处果然鼓起了小山般的红肿。

      他索性背起她,伴着夜色,走了长长的路。

      沈妈妈焦急地等在院门口,看他们这样儿,问清来龙去脉,原本嗔怪的话都咽了回去,对陆向远谢了又谢,对自家女儿倒是没什么好脸色。

      沈瑶不满地小声嘟囔:“妈,我那好歹也是见义勇为啊!”

      不说还好,一说脑门上就挨了一爆栗,“你可长点心吧,见义勇为也要智商,哪儿像你当街就吼一嗓子?贼没抓到反倒被人家盯上了。”

      陆向远看着她跟沈妈妈插科打诨,摸了摸鼻梁,“沈阿姨,有我跟她一起回来,你也别太担心。”沈妈妈连连点头,直说他懂事又有担当。

      他把书包递过去准备回家,沈瑶一声惊呼,想起什么似的扒开拉链往里看了看,而后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昏黄的灯光下,她脸上细小的绒毛笼罩在柔和的光晕里,背上似乎也还留有她的体温,陆向远不自觉地扬了扬嘴角。

      4

      意料之中的,沈珂考进了理科的清北班,沈瑶只分到普班;意料之外的,陆向远考砸了,以数分之差与清北班失之交臂,和沈瑶分到了一个班。

      沈瑶摇头晃脑地说,这大概就是缘分。

      “那还真是一段孽缘。”陆向远不疾不徐地回。她气得鼓起腮帮,作势要扑过去咬人。

      他像是早就料到了般,扬了扬手里的卷子,“我有说错什么吗?”

      沈瑶瞬间怂了,讪讪地笑了笑,“不不不,我认为你说得对。”

      心里早把教数学的吴老头问候了一百遍,才分班就搞随堂小测,全班数她最丢人,选择题都只蒙对了仨。吴老头把她叫到办公室痛心疾首地教育一番后,大手一挥,“放学后更正答案再走,我要看到你的思路!”

      沈瑶暗自腹诽,她要是有思路,分数还会这么寡淡?面上倒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结果她不得不求助于陆向远。

      寂静的教室里,签字笔划在演算纸上的声音清晰无比,少年的手骨节分明,笔下的字迹遒劲有力。视线往上,是他清隽的轮廓。沈瑶不由走了神,他还真是,愈发好看了。

      “你想什么呢?”

      忽然,脑门上吃痛,她揉了揉额头,眼含泪花地看着陆向远,“我在听你讲题啊。”

      他嗤笑,“听我讲题?那我叫你这么久你没反应?”

      “可能是我听得太认真了。”她强作镇定地辩解,余光瞥到他已经写到最后一题,伸手捞过草稿纸往包里一塞,“天都黑了,走吧,我回去再誊答案。”

      清冷的月色匍匐在地,她亦步亦趋地跟在陆向远身后,玩性大起地追着他的影子玩儿。

      “我踩到你的影子了——”一辆小车疾驰而过,陆向远没太听清后半句,问她却是无论如何不肯再说了。

      途经一处小巷时,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小黄狗冲他们“汪汪”狂吠,沈瑶紧了紧男生的衣角。陆向远侧过头正要说话,眼角余光却瞥到了什么,大喊了一句“小心”。

      黑乎乎的人影从暗处冲出来,似离弦的箭,来不及反应,他下意识护住了沈瑶,刀子避无可避地刺入了他的身体。男人将刀一抽,汩汩的鲜血瞬间奔涌而出,刺目的,滚烫的,滴到她手上,烙得她心慌。

      眼见对方还不罢休,沈瑶猛地惊醒,发了疯似的挣开陆向远,拽着脚边的石头用力砸向了对方的脑袋。

      行凶者挨了这一下,彻底红了眼,很快将攻击目标转向沈瑶。

      “吱——”是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路过的车主踩了急刹,凛然道:“在干什么!我报警了!”

      歹徒迅速收了手,恶声恶气道:“你给我小心点!”说完一瘸一拐地跑开了。

      沈瑶止不住颤栗,吃力地将陆向远扶起来,看他直冒冷汗,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5

      刀子从背后刺入,离心肺只有几分偏差,换言之,陆向远差点没命。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沈瑶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稍一闭眼全是陆向远摇摇欲坠的样子。她余悸未消,只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

      沈妈妈坐在一旁安抚她,沈爸爸一跺脚,声如洪钟:“肯定是前段时间偷东西那小兔崽子,给我逮着非把他关进去!”

      “不,不是他。”沈瑶晃眼看到了对方的脸,是一个面色饥黄的中年男人,额头上有疤,左腿还有些跛。

      “那就是同伙!”

      很快陆爸爸也赶到了,了解了整件事后沉默不语。

      沈爸爸一个大男人,愧疚得红了眼,“老陆,都怪我这女儿,差点害了向远。”

      陆爸爸摇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让他放宽心,眉心却蹙成了“川”字。

      转到普通病房时,沈瑶看到陆向远苍白的唇色,眼泪又止不住,成串儿地往下掉。

      长这么大,不管是妈妈打骂还是摔伤磕碰,她都不肯轻易落泪,今晚倒像决了堤,一次流尽了小半生的泪。

      她本想留在医院照顾他,奈何学校制度森严,这样的假,根本批不下来,大人们也一致催她回去上课。

      陆爸爸见她还是犹疑不决,对她说:“瑶瑶,你回去上课,认真做笔记,等向远出来了给他补补课也好。”

      回去那天,瞥见身旁空荡荡的位置,她想,陆向远那么聪明,哪里轮得上她来补课呢?只要他能快些回来,她再也不给他添麻烦就是了。

      也许是心诚则灵,过了大半个月,陆向远如她所愿回到了课堂。但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位置挪得远远的。

      沈瑶觉得委屈,但难得地没有赌气,毕竟陆向远是因为她才惹祸上身,换成谁都会生气的吧。

      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放学后陆向远也没有如往常般等她,她只得匆匆收拾了书包追出去。

      陆向远人高腿长,她在僻静的拐角处才堪堪追上去,拉住他的书包带,嗫嚅道:“陆向远,对、对不起……”

      他眯了眯眼,“没什么对不对得起,你以后别跟着就好。”

      沈瑶瞬间红了眼眶,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你别生气,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你以后怎样都与我无关,从我认识你的第一天起,你除了无理取闹就只会添麻烦。小时候你蛮横不讲理,拆了别人的飞机还理直气壮;现在你做事不经过大脑,招来混混打击报复;你咋咋呼呼,女孩儿该有的样子你都没有,学习也不用功……”

      伤人以言,胜于茅戟,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沈瑶听着听着,感觉字字句句都化作针扎在肉里。

      终于,她狠狠地推开陆向远,飞快地消失在走廊尽头。

      她讨厌陆向远,他怎么可以这么小气;她更讨厌自己说来就来的眼泪,廉价又丢脸。

      她唯独没看到,陆向远杵在原地,目光微闪,未完全愈合的伤口隐隐作痛。

      6

      正当青春时,大家总喜欢划个楚河汉界,我在彼端,你在对岸,一切泾渭分明。

      就像陆向远和沈瑶,两人即使在逼仄的空间擦肩而过,也不会有言语交流。

      她有时在想,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他们不应该是这样啊。

      可她也有自己的小骄傲,不敢低声下气地再去求和,怕换回的又是一通冷言冷语,于是好多次碰面,她都欲言又止。

      她只有拼命努力,只想让他知道,自己并非他说的一无是处。

      高二上学期的期末考,沈瑶终于拿到了漂亮的成绩单,排名刚好够她挤进优胜劣汰的清北班。

      她在大院门口等啊等,等到暮色四合,两腿发麻,才等到匆匆归来的陆向远,神色很是倦怠。

      “你怎么了?”沈瑶语气里藏不住的关心,终是率先打破隔阂。

      她头发蓬松,很容易就显得乱,陆向远习惯性地想给她理理,又硬生生把手揣回口袋,语气浅淡:“没怎么。”

      沈瑶也不甚在意,欢喜道:“我考进清北班了。”

      水汪汪的眼睛期待地看着他,恍然间两人又回到很多年前的一天,也是这样的眼神,让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但这次,陆向远只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喏,生日快乐。”她从身后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精致的玻璃罐,菱形面在灯光下发出耀眼光芒,罐子里是五颜六色的千纸鹤。

      他倏地想起她沉甸甸的书包,问:“前段时间,你包总那么沉,就是装了这个?”

      “对啊。”沈瑶回答得坦然,她第一次想起要送他礼物,提前准备了好久。

    又是一年迟夏归

      她以为陆向远会感动,但他只是挑了挑眉,毫无波澜地说:“我不要。”说完抬腿就走,路过她身旁时低声道:“与其浪费时间做这些,不如好好学习,省得改个卷子还要麻烦别人。”

      几步开外,身后传来清脆的“哐当”声,不用回头他也能想到玻璃碎了一地的场景。

      沈瑶冲着少年单薄的背影大声道:“你有病吧陆向远!以后我再找你我是猪!”

      下楼丢垃圾的沈珂刚好撞见这一幕,还没弄清状况,就被沈瑶逮着控诉陆向远的种种“恶行”。

      “害他受伤我也很内疚,但是……”

      “但是什么啊,向远能忍你这么久,我都觉得服气。”

      “我真的有这么烦人?”

      沈珂眼见她瘪着嘴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连忙改口:“也还、还好,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

      进了清北班的沈瑶似乎变了个人,选位置时主动坐到沈珂旁边,美其名曰要跟学霸看齐。

      顽劣任性坏脾气通通被她收敛起来,一副文静又乖巧的模样。若非从小一起长大,就连沈珂怕是也很难发现,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她。

      只有沈瑶自己清楚,她憋足一口气,不过是想证明些什么。

      7

      陆向远搬离大院,沈瑶是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

      彼时A市已经入秋了,院里的银杏叶都黄了,落叶堆叠了一地,脚踩上去会窸窣作响。

      她站在树下,视线落在陆向远家的阳台上,看了很久很久,直到脖子发酸。

      “陆向远——”她叫他的名字,几分钟过去了,无人应答。

      “陆!向!远!”沈瑶觉得很气,气他的不告而别,要是再看见他,她非得狠狠咬他一口泄愤。但心底有微弱的声音在说,他或许就不再回来了呢。

      她记得出事那晚,自己追着他的影子踩,因为书里说,如果踩住一个人的影子,那个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

      她鼻尖一酸,原来那是骗人的。

      下班回来的沈爸爸见她站在那儿,拍了拍她,“你这孩子,不回家杵这儿干嘛?”

      “爸,陆叔叔他们为什么搬走啊?”言语间带着哭音。

      沈爸爸长叹一口气,替她拢了拢衣领,“这事儿说来就话长了,回家再说。”

      事情要从陆向远的妈妈讲起。

      陆妈妈当年是队里难得的女缉毒警,头脑灵活,做事雷厉风行,抓了大把瘾君子又捣毁了数个毒窝,缉毒队在她的带领下可以说是无往不利。

      她最后一次执行任务,是在东城区的海港边——A市贩毒巨头的藏毒点。那群亡命之徒急红了眼,不惜持枪和警方火拼,流弹四窜,场面一度很是混乱。

      一切趋于平静时,警方这才发现团伙中重要成员之一跑了,陆妈妈追出去,在不远处发现了还欲挣扎的逃犯。她当机立断击中了对方的小腿,随着一声哀嚎,男人蜷曲在地。陆妈妈掏出手铐步步靠近,不防集装箱后窜出一个共犯,丧心病狂地对着她连开数枪……

      “那群王八蛋!”沈爸爸摸出一支烟,沉浸在往事里无法自拔。

      电光火石间,沈瑶想起那晚瘸腿的男人,浑身一震,“你是说,刺伤陆向远的男人——”

      沈爸爸狠狠吸了口烟,“就是当年被击伤的毒贩,这才放出来不久,竟然盯上了向远!”

      干他们这一行,通常都是隐姓埋名,一旦信息泄露,被明里暗里打击报复的不在少数,大家都是把家人的命别在腰上。

      当年陆爸爸把陆向远接到身边,其实归根结底是图个安心,警区大院毕竟还是没人敢硬闯,但没想到对方会蹲守在他们回家的途中。

      “那天晚上在医院,老陆听了我的描述,当即就起了戒心,去调了记录,果不其然是仇家出狱了。最糟糕的是,他虽入狱多年,在外面仍有同党,不知何时又会找上向远。老陆申请调职,实在是迫不得已。”

      所以陆向远早就明白了他所处的境况有多危险,一再疏远自己,不过是怕牵连了她?!

      “他可以跟我说啊……”

      沈爸爸摇了摇头,“向远懂事早,心思也比同龄人缜密。他知道依你的性格,根本就听不进去。”

      是啊,如果当时他如实相告,她只怕是会跟得更紧。

      因为那是陆向远啊,是为她煮东西、替她善后、帮她清理伤口的陆向远,纵然他周遭荆棘遍布,她也想陪在他身旁。

      8

      入冬时节,刺伤陆向远的人在别处犯了事儿,连带着同伙一并被抓获。

      沈瑶想告诉陆向远,现在安全了,所以——你可以回来了吗?可他离开后啊,两人已经彻底断了联系。

      第二年开春后,高考愈发临近,沈瑶埋头在题海的间隙里,挂念着不知身处何地的陆向远,猜他会不会也想起自己,哪怕只是偶尔。

      转眼又是一年盛夏,高考终于如期而至。

      六月下旬放榜后,沈妈妈到哪儿都是笑眯眯的,打趣沈瑶这十几年来,总算是让他们长了回脸。等C大的录取通知一到,沈妈妈就张罗着请亲戚朋友吃了顿饭,席间热烈的氛围里,沈瑶礼貌客套地应和着,却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她蓦地想起,是少了一个陆向远,少了他,纵使繁花锦簇,她仍觉得索然无味。

      九月初,A市还处在一片燥热之中,沈瑶顶着毒辣的太阳独自去了C大报道。

      平时在家,沈妈妈总嫌她念叨她,如今真的要去异地上学,倒是满心不舍,本来要送她,倒被她坚定地拒绝了。

      她之所以选择去外地念书,就是想看看,没了父母的庇护和朋友的包容,她一个人,能走多远。

      新生报道处人山人海,有志愿者领着她到相应的院系,等她办理好所有手续,已是午餐时间。

      斑驳的树影打下来,偶尔有风拂过面颊,她稍微歇了歇,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正要走,手上突然一空。

      她心下一惊,大白天的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抢劫?!

      孰料等她回头,映入眼帘的竟是在她梦里辗转了千百次的脸。她一时不敢置信,觉得自己怕是热出了幻觉。

      “想什么呢?”清朗的声音随之响起,真的是陆向远!1

      盛夏时节,脆生生的一句“你长得可真好看”在沉闷的空气里炸开。

      六岁的沈瑶初见陆向远,开口便是花痴相,但她的重点其实在后面,“你手里的糖葫芦也很好看!”

      陆向远见她的眼睛滴溜溜地绕着糖葫芦打转,手不自觉往背后缩了缩,生怕她一言不合就开抢。

      “这么好看的糖葫芦,吃起来肯定也不错。”沈瑶继续软糯攻势,只差没伸舌头摇尾乞怜。

      片刻后,沈瑶坐在客厅,厨房的磨砂门微关,大致可以看见里面的状况,比她高不了多少的陆向远踩在小板凳上,娴熟地煮着饺子。

      饺子随滚水上下翻腾,陆向远觉得哪里不太对。明明是她吃光了自己的糖葫芦,还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按理说他该生气,可那双澄澈的大眼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他突然就没来由地心软了。

      香气从门缝里飘了出来,肚子“咕咕”地响了不知第几遍时,陆向远终于捧着白瓷碗出来了。

      一阵狼吞虎咽后,沈瑶总算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靠在沙发上。陆向远皱了皱小小的眉头,墨黑的眸子凝着她,声音稚气未脱,说出口的话却带着几分老成:“吃饱了马上躺下,不利于消化。”

      沈瑶毫不在意地挥挥手,自来熟地问:“诶,你是不是陆叔叔家的?”

      警区大院的孩子从小一起玩,彼此都很熟悉,眼前的生面孔,大概就是妈妈前两天说的,陆叔叔刚接来的儿子。

      陆向远挽起袖子,默不作声地收拾了碗筷端到洗碗池,“哗哗”的水流声中,他问:“那你呢,你是谁?”

      身后冷不丁探出来一颗小脑袋,语气颇为自豪:“我呀,我是沈瑶,在这大院里,可有名气了。”

      彼时陆向远没来得及问,但很快知道了她所谓的“名气”。那天沈瑶又闯了祸——楼下退休的老警察在门前搞了块儿苗圃,里面还未长成的白萝卜被她一棵棵拔了出来。

      她被沈妈妈罚不许吃饭,原本这事儿也就过了,但偏偏她嘴贱,不服气地哼哼:“不吃就不吃,我去陆向远家吃!”

      沈妈妈一听,这还得了,又把她拽回去,客厅的推拉门利落一锁,把她关在了阳台上。

      整个院子里都是她鬼哭狼嚎的声音,得亏这是警区院,否则保不齐有人怀疑沈家拐卖儿童。

      陆向远从她家单元楼下路过时,恰巧听见熟悉的声音。抬头望去,二楼阳台上,沈瑶耷拉着一张脸,冲他做口型:帮帮我。

      迟疑间,肩膀被人轻拍了下,是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嘴角带着几分戏谑:“别理她,她老这样儿。”

      陆向远点点头,正好爸爸也快下班了,还是回家吧。

      “我是……”男生将将开口,便被沈瑶气急败坏地打断:“沈珂!别拐走陆向远啊你!”

      沈珂?陆向远思忖道:“你是她哥哥?”

      沈珂摇摇头,“碰巧而已。”

      两家爸爸都姓沈,又是患难与共的兄弟,索性连孩子的名字都取得像龙凤胎。

      那天,陆向远还听说,沈瑶生性皮得没个章法,混在大院一群男孩儿中间成天闯祸,沈妈妈罚她不许吃饭,大家已是见怪不怪,偶尔气得将她撵出门,沈珂简直快成了她的救济站。

      她拦住自己那天,沈珂恰好不在家。陆向远想起她虎视眈眈地盯着糖葫芦的模样,不由轻笑出声。

      “以后,估计你还有得烦。”末了,沈珂对他说。

      她很烦人吗?陆向远蹙眉想了想,好像是有点。

      2

      陆向远的妈妈是名缉毒警,在执行任务时殉职。

      此前陆家父母比较忙,工作也危险,陆向远都是由爷爷奶奶在带。经此一事,陆向远永久地失去了母爱,陆爸爸觉得亏欠了孩子,这才坚持着要把他接来身边照顾。

      可三十几岁的大男人,中年丧妻,生活料理得一团糟。好在陆向远懂事早,甚至会提前做上两人份的饭,等爸爸回来吃,父子俩的位置倒像是颠倒了。

      日复一日,他的厨艺倒是突飞猛进,沈瑶也就常没脸没皮地去蹭饭,一来二去,两人逐渐熟稔起来。

      小学六年级的某天,沈瑶“砰砰砰”地敲响了陆向远家的门,门一开还未等他做何反应便钻了进去,还不忘叮嘱他:“沈珂要是找过来了,你千万别说我在!”

      以他对她的了解,估计又是做了什么损人不利己的事儿。陆向远无奈地撇撇嘴,正准备关门,门框被人一掰,“沈瑶来这儿了吧?”

      沈珂还有些喘,书包都没来得及放,像是气得不轻。陆向远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回:“没看见。”

      “她要是来了你告诉我一声,”沈珂摊开手心里七零八落的模型,“她把我飞机拆了。”

    又是一年迟夏归

      陆向远扫过一眼,是他也很中意的四轴遥控机,眼里不由流露出一抹惋惜,犹豫道:“不然你放这儿,我也许能修好。”

      等他将散架的飞机放到书桌上,沈瑶才从衣柜里钻出来,嬉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想道谢,动作牵动了手肘内侧的伤口,未出口的话僵在嘴角,疼得她“嘶”地倒抽了口凉气。

      她生得白皙,手肘内侧的皮肤又娇嫩,大面积的擦伤落入陆向远的眼里,红得刺眼。

      “都怪沈珂,非得追着我跑,摔死我了。”陆向远听她抱怨,觉得好笑,明明是她错在先,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他摇摇头,从药箱里翻出碘酒和软膏,娴熟地为她消毒上药。

      刚开始有些疼,沈瑶瑟缩了一下,他稍使力扣住她的手腕,轻轻往伤口处呼气。温软的气息喷洒在手臂上,沈瑶一脸讨好地夸道:“陆向远,你怎么什么都会啊,你的真身可别是小哆啦吧?”

      “你见过哪只哆啦的糖葫芦会被人类抢?”他平日里话少,一开口却让人觉得够呛,沈瑶很有自知之明地闭了嘴。

      过了很久,她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哪里是他什么都会,陆爸爸因为工作性质,回家时难免带着伤,他便特意学着处理伤口。或许是自小没有待在父母身边,比起同龄人,他早早地戒掉了依赖。

      其实他是羡慕沈瑶的吧,虽然经常被沈妈妈责罚,但到底是为了她好,要真有什么事儿,他毫不怀疑沈妈妈会第一个站出来护着她。

      还有沈珂,自小生长在健全的家庭,看着冷淡,其实心性纯良,想要的东西多看两眼,自会有人送到跟前。

      这样的人,就像太阳源源不断地散发出耀眼光芒,引得人情不自禁想要靠近,沈瑶总爱招惹他,大致就是这个道理。

      这样想着,陆向远垂下眼帘,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浓密的阴影。

      他忽然觉得有些难过。

      3

      晃晃悠悠就到了高中。

      陆向远和沈珂的成绩没得说,毫无悬念地考上了A中,但这搁在沈瑶身上就成了奇迹。几人思来想去,一致觉得这要归功于沈妈妈。

      毕竟整个初三学年,沈瑶大部分时间都被关在家,断了网撤了光纤,除了看书她真的不知道还能干嘛。

      开学那天,沈瑶爸爸开着吉普将三人一并送到学校。

      沈瑶坐在两人中间,扬了扬下巴,“两位骑士,以后请保护好你们身旁的公主。”

      沈珂翻翻白眼懒得理她,陆向远嘴角倒是牵起一抹笑意——那种包容智障的笑。

      “还真别说,学校附近有些小混混就喜欢欺负新生。”沈爸爸看着后视镜里不以为意的沈瑶,继续道:“所以珂珂、向远,你们放学后就把她给我拎回来,别让她瞎玩儿。”

      打那以后,陆向远当真老老实实地在校门等她,沈珂则乐得撂担子,早早地回了家。整个高一算是平安无事地过去了。

      而高二开学不久就是文理分科,三人出奇默契地决定选理。回家的路上,陆向远习惯性地拎过她的包,沉甸甸的,他皱了皱眉,“你装了什么?”

      “书呀,还有——”她狡黠地眨了眨眼,“我不告诉你。”

      他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只是问:“你怎么想到选理科?”她偏科,数学尤其不算好,之后还有分科考试,怎么看都是选文更占优势。

      “哪儿有这么多为什么。”沈瑶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喜欢就选啦。”

      陆向远瞥她一眼,脸上写满了不信。

      秋分后昼短夜长,不知不觉间,天边只余一抹橙红的斜阳,像飞机划过带出的小尾巴,傍晚的风裹挟着凉意,两人不由加快了脚步。

      “嘿!小偷!”突然,身后的沈瑶高声叫道。陆向远回过头,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不远处的摊贩前站着一个女孩儿,小偷长长的镊子从她口袋里夹出手机,眼看就要得手,被沈瑶高声一惊,迅速收回了手。

      陆向远直觉不好,果然,对方朝他们跑过来,狠狠地将沈瑶撞倒在地,眼里的警告意味颇浓。

      他本想去追,沈瑶吃痛的呻吟硬生生止住了他的脚步,他赶紧蹲下身查看她的伤,还好都是些不太严重的擦伤,耳畔却传来她沉重的呼吸,伴着咬牙切齿的意味:“我、我好像扭到脚了……”

      闻言,陆向远利落地卷起她的裤脚,脚踝处果然鼓起了小山般的红肿。

      他索性背起她,伴着夜色,走了长长的路。

      沈妈妈焦急地等在院门口,看他们这样儿,问清来龙去脉,原本嗔怪的话都咽了回去,对陆向远谢了又谢,对自家女儿倒是没什么好脸色。

      沈瑶不满地小声嘟囔:“妈,我那好歹也是见义勇为啊!”

      不说还好,一说脑门上就挨了一爆栗,“你可长点心吧,见义勇为也要智商,哪儿像你当街就吼一嗓子?贼没抓到反倒被人家盯上了。”

      陆向远看着她跟沈妈妈插科打诨,摸了摸鼻梁,“沈阿姨,有我跟她一起回来,你也别太担心。”沈妈妈连连点头,直说他懂事又有担当。

      他把书包递过去准备回家,沈瑶一声惊呼,想起什么似的扒开拉链往里看了看,而后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昏黄的灯光下,她脸上细小的绒毛笼罩在柔和的光晕里,背上似乎也还留有她的体温,陆向远不自觉地扬了扬嘴角。

      4

      意料之中的,沈珂考进了理科的清北班,沈瑶只分到普班;意料之外的,陆向远考砸了,以数分之差与清北班失之交臂,和沈瑶分到了一个班。 (知了文学网:www.call99.com)

      沈瑶摇头晃脑地说,这大概就是缘分。

      “那还真是一段孽缘。”陆向远不疾不徐地回。她气得鼓起腮帮,作势要扑过去咬人。

      他像是早就料到了般,扬了扬手里的卷子,“我有说错什么吗?”

      沈瑶瞬间怂了,讪讪地笑了笑,“不不不,我认为你说得对。”

      心里早把教数学的吴老头问候了一百遍,才分班就搞随堂小测,全班数她最丢人,选择题都只蒙对了仨。吴老头把她叫到办公室痛心疾首地教育一番后,大手一挥,“放学后更正答案再走,我要看到你的思路!”

      沈瑶暗自腹诽,她要是有思路,分数还会这么寡淡?面上倒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结果她不得不求助于陆向远。

      寂静的教室里,签字笔划在演算纸上的声音清晰无比,少年的手骨节分明,笔下的字迹遒劲有力。视线往上,是他清隽的轮廓。沈瑶不由走了神,他还真是,愈发好看了。

      “你想什么呢?”

      忽然,脑门上吃痛,她揉了揉额头,眼含泪花地看着陆向远,“我在听你讲题啊。”

      他嗤笑,“听我讲题?那我叫你这么久你没反应?”

      “可能是我听得太认真了。”她强作镇定地辩解,余光瞥到他已经写到最后一题,伸手捞过草稿纸往包里一塞,“天都黑了,走吧,我回去再誊答案。”

      清冷的月色匍匐在地,她亦步亦趋地跟在陆向远身后,玩性大起地追着他的影子玩儿。

      “我踩到你的影子了——”一辆小车疾驰而过,陆向远没太听清后半句,问她却是无论如何不肯再说了。

      途经一处小巷时,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小黄狗冲他们“汪汪”狂吠,沈瑶紧了紧男生的衣角。陆向远侧过头正要说话,眼角余光却瞥到了什么,大喊了一句“小心”。

      黑乎乎的人影从暗处冲出来,似离弦的箭,来不及反应,他下意识护住了沈瑶,刀子避无可避地刺入了他的身体。男人将刀一抽,汩汩的鲜血瞬间奔涌而出,刺目的,滚烫的,滴到她手上,烙得她心慌。

      眼见对方还不罢休,沈瑶猛地惊醒,发了疯似的挣开陆向远,拽着脚边的石头用力砸向了对方的脑袋。

      行凶者挨了这一下,彻底红了眼,很快将攻击目标转向沈瑶。

      “吱——”是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路过的车主踩了急刹,凛然道:“在干什么!我报警了!”

      歹徒迅速收了手,恶声恶气道:“你给我小心点!”说完一瘸一拐地跑开了。

      沈瑶止不住颤栗,吃力地将陆向远扶起来,看他直冒冷汗,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5

      刀子从背后刺入,离心肺只有几分偏差,换言之,陆向远差点没命。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沈瑶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稍一闭眼全是陆向远摇摇欲坠的样子。她余悸未消,只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

      沈妈妈坐在一旁安抚她,沈爸爸一跺脚,声如洪钟:“肯定是前段时间偷东西那小兔崽子,给我逮着非把他关进去!”

      “不,不是他。”沈瑶晃眼看到了对方的脸,是一个面色饥黄的中年男人,额头上有疤,左腿还有些跛。

      “那就是同伙!”

      很快陆爸爸也赶到了,了解了整件事后沉默不语。

      沈爸爸一个大男人,愧疚得红了眼,“老陆,都怪我这女儿,差点害了向远。”

      陆爸爸摇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让他放宽心,眉心却蹙成了“川”字。

      转到普通病房时,沈瑶看到陆向远苍白的唇色,眼泪又止不住,成串儿地往下掉。

      长这么大,不管是妈妈打骂还是摔伤磕碰,她都不肯轻易落泪,今晚倒像决了堤,一次流尽了小半生的泪。

      她本想留在医院照顾他,奈何学校制度森严,这样的假,根本批不下来,大人们也一致催她回去上课。

      陆爸爸见她还是犹疑不决,对她说:“瑶瑶,你回去上课,认真做笔记,等向远出来了给他补补课也好。”

      回去那天,瞥见身旁空荡荡的位置,她想,陆向远那么聪明,哪里轮得上她来补课呢?只要他能快些回来,她再也不给他添麻烦就是了。

      也许是心诚则灵,过了大半个月,陆向远如她所愿回到了课堂。但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位置挪得远远的。

      沈瑶觉得委屈,但难得地没有赌气,毕竟陆向远是因为她才惹祸上身,换成谁都会生气的吧。

      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放学后陆向远也没有如往常般等她,她只得匆匆收拾了书包追出去。

      陆向远人高腿长,她在僻静的拐角处才堪堪追上去,拉住他的书包带,嗫嚅道:“陆向远,对、对不起……”

      他眯了眯眼,“没什么对不对得起,你以后别跟着就好。”

      沈瑶瞬间红了眼眶,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你别生气,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你以后怎样都与我无关,从我认识你的第一天起,你除了无理取闹就只会添麻烦。小时候你蛮横不讲理,拆了别人的飞机还理直气壮;现在你做事不经过大脑,招来混混打击报复;你咋咋呼呼,女孩儿该有的样子你都没有,学习也不用功……”

      伤人以言,胜于茅戟,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沈瑶听着听着,感觉字字句句都化作针扎在肉里。

      终于,她狠狠地推开陆向远,飞快地消失在走廊尽头。

      她讨厌陆向远,他怎么可以这么小气;她更讨厌自己说来就来的眼泪,廉价又丢脸。

      她唯独没看到,陆向远杵在原地,目光微闪,未完全愈合的伤口隐隐作痛。

      6

      正当青春时,大家总喜欢划个楚河汉界,我在彼端,你在对岸,一切泾渭分明。

      就像陆向远和沈瑶,两人即使在逼仄的空间擦肩而过,也不会有言语交流。

      她有时在想,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他们不应该是这样啊。

      可她也有自己的小骄傲,不敢低声下气地再去求和,怕换回的又是一通冷言冷语,于是好多次碰面,她都欲言又止。

      她只有拼命努力,只想让他知道,自己并非他说的一无是处。

      高二上学期的期末考,沈瑶终于拿到了漂亮的成绩单,排名刚好够她挤进优胜劣汰的清北班。

      她在大院门口等啊等,等到暮色四合,两腿发麻,才等到匆匆归来的陆向远,神色很是倦怠。

      “你怎么了?”沈瑶语气里藏不住的关心,终是率先打破隔阂。

      她头发蓬松,很容易就显得乱,陆向远习惯性地想给她理理,又硬生生把手揣回口袋,语气浅淡:“没怎么。”

      沈瑶也不甚在意,欢喜道:“我考进清北班了。”

      水汪汪的眼睛期待地看着他,恍然间两人又回到很多年前的一天,也是这样的眼神,让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但这次,陆向远只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喏,生日快乐。”她从身后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精致的玻璃罐,菱形面在灯光下发出耀眼光芒,罐子里是五颜六色的千纸鹤。

      他倏地想起她沉甸甸的书包,问:“前段时间,你包总那么沉,就是装了这个?”

      “对啊。”沈瑶回答得坦然,她第一次想起要送他礼物,提前准备了好久。

      她以为陆向远会感动,但他只是挑了挑眉,毫无波澜地说:“我不要。”说完抬腿就走,路过她身旁时低声道:“与其浪费时间做这些,不如好好学习,省得改个卷子还要麻烦别人。”

      几步开外,身后传来清脆的“哐当”声,不用回头他也能想到玻璃碎了一地的场景。

      沈瑶冲着少年单薄的背影大声道:“你有病吧陆向远!以后我再找你我是猪!”

      下楼丢垃圾的沈珂刚好撞见这一幕,还没弄清状况,就被沈瑶逮着控诉陆向远的种种“恶行”。

      “害他受伤我也很内疚,但是……”

      “但是什么啊,向远能忍你这么久,我都觉得服气。”

      “我真的有这么烦人?”

      沈珂眼见她瘪着嘴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连忙改口:“也还、还好,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

      进了清北班的沈瑶似乎变了个人,选位置时主动坐到沈珂旁边,美其名曰要跟学霸看齐。

      顽劣任性坏脾气通通被她收敛起来,一副文静又乖巧的模样。若非从小一起长大,就连沈珂怕是也很难发现,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她。

      只有沈瑶自己清楚,她憋足一口气,不过是想证明些什么。

      7

      陆向远搬离大院,沈瑶是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

      彼时A市已经入秋了,院里的银杏叶都黄了,落叶堆叠了一地,脚踩上去会窸窣作响。

      她站在树下,视线落在陆向远家的阳台上,看了很久很久,直到脖子发酸。

      “陆向远——”她叫他的名字,几分钟过去了,无人应答。

      “陆!向!远!”沈瑶觉得很气,气他的不告而别,要是再看见他,她非得狠狠咬他一口泄愤。但心底有微弱的声音在说,他或许就不再回来了呢。

      她记得出事那晚,自己追着他的影子踩,因为书里说,如果踩住一个人的影子,那个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

      她鼻尖一酸,原来那是骗人的。

      下班回来的沈爸爸见她站在那儿,拍了拍她,“你这孩子,不回家杵这儿干嘛?”

      “爸,陆叔叔他们为什么搬走啊?”言语间带着哭音。

      沈爸爸长叹一口气,替她拢了拢衣领,“这事儿说来就话长了,回家再说。”

      事情要从陆向远的妈妈讲起。

      陆妈妈当年是队里难得的女缉毒警,头脑灵活,做事雷厉风行,抓了大把瘾君子又捣毁了数个毒窝,缉毒队在她的带领下可以说是无往不利。

      她最后一次执行任务,是在东城区的海港边——A市贩毒巨头的藏毒点。那群亡命之徒急红了眼,不惜持枪和警方火拼,流弹四窜,场面一度很是混乱。

      一切趋于平静时,警方这才发现团伙中重要成员之一跑了,陆妈妈追出去,在不远处发现了还欲挣扎的逃犯。她当机立断击中了对方的小腿,随着一声哀嚎,男人蜷曲在地。陆妈妈掏出手铐步步靠近,不防集装箱后窜出一个共犯,丧心病狂地对着她连开数枪……

      “那群王八蛋!”沈爸爸摸出一支烟,沉浸在往事里无法自拔。

    又是一年迟夏归

      电光火石间,沈瑶想起那晚瘸腿的男人,浑身一震,“你是说,刺伤陆向远的男人——”

      沈爸爸狠狠吸了口烟,“就是当年被击伤的毒贩,这才放出来不久,竟然盯上了向远!”

      干他们这一行,通常都是隐姓埋名,一旦信息泄露,被明里暗里打击报复的不在少数,大家都是把家人的命别在腰上。

      当年陆爸爸把陆向远接到身边,其实归根结底是图个安心,警区大院毕竟还是没人敢硬闯,但没想到对方会蹲守在他们回家的途中。

      “那天晚上在医院,老陆听了我的描述,当即就起了戒心,去调了记录,果不其然是仇家出狱了。最糟糕的是,他虽入狱多年,在外面仍有同党,不知何时又会找上向远。老陆申请调职,实在是迫不得已。”

      所以陆向远早就明白了他所处的境况有多危险,一再疏远自己,不过是怕牵连了她?!

      “他可以跟我说啊……”

      沈爸爸摇了摇头,“向远懂事早,心思也比同龄人缜密。他知道依你的性格,根本就听不进去。”

      是啊,如果当时他如实相告,她只怕是会跟得更紧。

      因为那是陆向远啊,是为她煮东西、替她善后、帮她清理伤口的陆向远,纵然他周遭荆棘遍布,她也想陪在他身旁。

      8

      入冬时节,刺伤陆向远的人在别处犯了事儿,连带着同伙一并被抓获。

      沈瑶想告诉陆向远,现在安全了,所以——你可以回来了吗?可他离开后啊,两人已经彻底断了联系。

      第二年开春后,高考愈发临近,沈瑶埋头在题海的间隙里,挂念着不知身处何地的陆向远,猜他会不会也想起自己,哪怕只是偶尔。

      转眼又是一年盛夏,高考终于如期而至。

      六月下旬放榜后,沈妈妈到哪儿都是笑眯眯的,打趣沈瑶这十几年来,总算是让他们长了回脸。等C大的录取通知一到,沈妈妈就张罗着请亲戚朋友吃了顿饭,席间热烈的氛围里,沈瑶礼貌客套地应和着,却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她蓦地想起,是少了一个陆向远,少了他,纵使繁花锦簇,她仍觉得索然无味。

      九月初,A市还处在一片燥热之中,沈瑶顶着毒辣的太阳独自去了C大报道。

      平时在家,沈妈妈总嫌她念叨她,如今真的要去异地上学,倒是满心不舍,本来要送她,倒被她坚定地拒绝了。

      她之所以选择去外地念书,就是想看看,没了父母的庇护和朋友的包容,她一个人,能走多远。

      新生报道处人山人海,有志愿者领着她到相应的院系,等她办理好所有手续,已是午餐时间。

      斑驳的树影打下来,偶尔有风拂过面颊,她稍微歇了歇,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正要走,手上突然一空。

      她心下一惊,大白天的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抢劫?!

      孰料等她回头,映入眼帘的竟是在她梦里辗转了千百次的脸。她一时不敢置信,觉得自己怕是热出了幻觉。

      “想什么呢?”清朗的声音随之响起,真的是陆向远!

      她想起上车前,妈妈悄悄在她耳边说,大学可以谈恋爱了。当时她还觉得莫名其妙。难怪,难怪他们没坚持要送她,难怪妈妈会说这种话,分明就是和他串通好了!

      陆向远眼睁睁看着她一把捞过自己的手,张嘴便用力咬了下去,他微微吃痛,却没抽回手,仍是眉眼含笑地看着她。

      咬够了,沈瑶一把甩开他,气鼓鼓地走开了。

      身后传来他的声音:“沈同学,行李不要了?”

      沈瑶故意绷着脸,沉声说:“你不是一声不响地走了吗?看来你走得还不够远啊。”

      只一句话,孩子心性暴露无遗,陆向远摇头失笑,快步跟了上去。

      9

      他们在一起后,一起回家的第一个寒假。

      沈瑶:“诶,你说我们在一起了,大家会不会觉得很惊讶啊?”

      “不会。”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那么久,我们早晚是要在一起的。”

      沈瑶简直不敢相信,这种温软露骨的情话,会出自陆向远之口。

      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又听得他说:“其实我曾以为,你喜欢的人是沈珂。”

      所以他从来都是默默守在她身边,甚至为了跟她同班,在分科考试时故意空题。

      沈瑶撇撇嘴反驳:“才不是!六年级,我看你在橱窗前看了那架飞机好久,所以想借沈珂的给你玩儿,没想到不小心拆了它;初三,不是我妈勉强我学习,是我想和你考同一所学校;你生日我折的千纸鹤,其实——”

      “其实每一只都写了密密麻麻的字。”陆向远轻笑着接过她的话。

      那天他躲在暗处,等她走后小心地捡起地上的东西,才发现每一只千纸鹤,都承载着少女的欢喜。

      “你回来是因为毒贩被逮捕了吗?那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事,你……”还会不会走。

      余下简短几字,沈瑶却是真真切切地经历过一次,怎么也不忍问出口了。

      陆向远像是知道她的顾虑,揉了揉她的脑袋,“不会了。当时我只顾着推开你,以为是对你好。但我没想到,这样的好,或许你根本不想要。

      “这次回来,我想了很久,要保护喜欢的人,最好的方式不是推开她,而是成长得足够强大,风雨来时,能安心地护住她。”

      车窗外的景物飞驰而过,沈瑶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年少时,我们都不知如何打理初开的情窦,只能以自己的方式摸索前行,稚嫩又笨拙,甚至险些因此错失彼此,但还好兜兜转转,你仍在。

      世间事,最好不过如此。

      她想起上车前,妈妈悄悄在她耳边说,大学可以谈恋爱了。当时她还觉得莫名其妙。难怪,难怪他们没坚持要送她,难怪妈妈会说这种话,分明就是和他串通好了!

      陆向远眼睁睁看着她一把捞过自己的手,张嘴便用力咬了下去,他微微吃痛,却没抽回手,仍是眉眼含笑地看着她。

      咬够了,沈瑶一把甩开他,气鼓鼓地走开了。

      身后传来他的声音:“沈同学,行李不要了?”

      沈瑶故意绷着脸,沉声说:“你不是一声不响地走了吗?看来你走得还不够远啊。”

      只一句话,孩子心性暴露无遗,陆向远摇头失笑,快步跟了上去。

      9

      他们在一起后,一起回家的第一个寒假。

      沈瑶:“诶,你说我们在一起了,大家会不会觉得很惊讶啊?”

      “不会。”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那么久,我们早晚是要在一起的。”

      沈瑶简直不敢相信,这种温软露骨的情话,会出自陆向远之口。

      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又听得他说:“其实我曾以为,你喜欢的人是沈珂。”

      所以他从来都是默默守在她身边,甚至为了跟她同班,在分科考试时故意空题。

      沈瑶撇撇嘴反驳:“才不是!六年级,我看你在橱窗前看了那架飞机好久,所以想借沈珂的给你玩儿,没想到不小心拆了它;初三,不是我妈勉强我学习,是我想和你考同一所学校;你生日我折的千纸鹤,其实——”

      “其实每一只都写了密密麻麻的字。”陆向远轻笑着接过她的话。

      那天他躲在暗处,等她走后小心地捡起地上的东西,才发现每一只千纸鹤,都承载着少女的欢喜。

      “你回来是因为毒贩被逮捕了吗?那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事,你……”还会不会走。

      余下简短几字,沈瑶却是真真切切地经历过一次,怎么也不忍问出口了。

      陆向远像是知道她的顾虑,揉了揉她的脑袋,“不会了。当时我只顾着推开你,以为是对你好。但我没想到,这样的好,或许你根本不想要。

      “这次回来,我想了很久,要保护喜欢的人,最好的方式不是推开她,而是成长得足够强大,风雨来时,能安心地护住她。”

      车窗外的景物飞驰而过,沈瑶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年少时,我们都不知如何打理初开的情窦,只能以自己的方式摸索前行,稚嫩又笨拙,甚至险些因此错失彼此,但还好兜兜转转,你仍在。

      世间事,最好不过如此。

    有趣点 www.youqu.info

    有趣,有趣的,有趣的图片,有趣的网站,有趣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