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有趣的事
  • 有趣gif
  • 有趣表情
  • 有趣美女
  • 有趣点
  • 首页 > 有趣的事

    这销魂的表情,玩的挺开心的嘛··

    发布时间:2018-06-14 点击:

    这销魂的表情,玩的挺开心的嘛··

    这销魂的表情,玩的挺开心的嘛··
     “哥们,放心上路吧,你的江-山,哥代你掌管,你后宫的三千佳丽,哥也全帮你养了,保证雨露均沾,绝不厚此薄彼,哇哈哈哈!”叶天得意洋洋的拍着身边一个年青人的肩膀。
    这家伙脸色惨白无血,印堂乌黑,连嘴唇都是黑的,整一个已经挂掉的倒霉蛋。

    “不,朕是朕是真龙天-子,九-五之尊,朕长-命-百-岁,朕不会死……”倒霉蛋突然咆哮起来,拼命的挣扎,牛头哥咧着大嘴,哐的一拳把他砸晕,拖了便走。

    “叶天,你再不加紧,时辰就错过了。”马面兄善意的提醒,飞起一脚踹在叶天的屁股上。

    “哇……”叶天惨叫一声,摔下深不见底的奈何桥。

    *******    *******

    “皇上……皇上……”

    惶恐不安的急促叫唤声,把正在作春秋美梦的叶天惊醒,他猛的坐在,看看四周,再看看坐在面前,俏面苍白无血,满脸惶恐不安的宫装丽人,嘴巴张得老大,“这……这……是……是……”

    “皇上,您终于醒了,臣妾……臣妾……担心死了……”绝世佳人水汪汪的眸子里尽是复杂神色,有惊喜、关怀、担忧、惶恐,还有几分的幽怨,雍容华贵中更平添了种难以描述的动人神韵。

    唔,很美,很迷人,很勾魂,很祸国,很殃民,让正常的男人忍不住生出要哪啥的冲动。

    等等,叶天呆坐床上,脸上表情显得很茫然,他在拼命的想要理清纷乱的头绪。

    整个宽敞的房间里,所有的摆设装饰古朴奢华,就连建筑也是古代的风格,一点现代化的东东都木有。

    眼前的宫装美女,漂亮的一塌糊涂,气质也是呱呱的叫,按照叶天衡量美女的标准,那是绝对祸国殃民的顶级级别了。

    好吧,就当是演古装戏,好歹也跟哥说明清楚啊,哥演的是皇上?

    唉,以哥那长相,三等残废的身材,估计也就一个跑龙套的命……

    哎,就算是跑龙套的,好歹也有一句台词吧?

    “导演,导演?”叶天突然大声叫道:“导演,我有没有台词啊?工钱怎么算啊?有没有盒饭?”

    当个跑龙套的,没台词就算了,但工钱得说清楚啊,哥穷得要命,可不是来打义工的。

    他扭头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摄制组的工作人员,也没有看到摄影机、灯光啥的东东,唯有宫装大美人等满脸惊愕、惶恐不安的表情。

    哎呀,不对啊,哥好象记得……记得是跳过另一幢大楼的天台时,那天台好象泥巴糊成的,哗啦一声就碎裂了,他仅来得及尖叫一声,就呼呼的往下摔落。

    对,他记起来了,因为长相、身材、家境等问题,一向自卑的他不敢主动向女生表白,只能暗恋喜欢的女生,梦里YY,与五姑娘相热呼。

    这也不是他的罪过啊,一生下来就长得这样,其实,他的五官也还算是挺端正的,就是个头矮了点,一米六五,这身材,在女生眼里,确是三等残废,更要命的是他的体重,已突破160斤的大关,而且,还有往上增长的趋势。

    就这身高体重,足以把任何长相还看得过去的女生吓跑,当然,也有个别的女生向他暗送秋波,只是……只是长相身材比他还那啥,所以,至今他仍然是个杯具的童子鸡。

    为了摘掉童子鸡的大帽,为了不让哥们耻笑,他这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替私人老板打工的打工仔咬紧牙关,省吃俭用了整整三个月,好不容易才省下了几百块,然后去某家美容中心那啥。

    也活该他倒霉,偏偏撞上警方扫黄,正在关键时刻,警察突然包围美容中心,匆匆套上衣服的他钻窗逃跑,逃到楼顶,跳向邻近大楼的天台。

    谁想那幢大楼竟然是豆腐渣工程,看似乎坚固结实的天台竟然承受不了他的体重,哗啦一声断裂,他惨叫着往下摔落。

    那可是十几层的高楼,摔下去的结果嘛,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那……那哥岂不是挂掉了?

    “哟……疼啊……”发呆了半晌,叶天回过魂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先狠狠的掐自已的大腿肉,强烈的痛感令他眼泪都飚出来了,也令他的神智恢复了一些。

    呃,这好象不是在演古装戏,哥好象穿越了,那个梦境……是真实的?美女叫哥皇上?

    哥真的是皇上?

    他脑子仍然一片迷糊混乱,眼前的绝世大美女绝对绝对的祸国殃民,令他这个在前世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的童子鸡生出强烈的邪恶念头,忍不住想要当场把人推倒,就地正法。

    不过,这间宽敞,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宫殿里还站着不少人呢,他们脸上的表情各异,唯一相同的就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皇上……”绝世丽人被他突然的惨嚎声与狂笑声吓了一大跳,惶恐的尖叫起来,“赵太医,赵太医……”

    侍立角落里的一个老头连滚带爬的跑过来,战战兢兢的鞠躬行礼,“皇上……瑾妃娘娘……老臣在。”

    叶天用力摇了摇有些胀痛的脑袋,拼命的想要理清头绪,太阳啊,难道这个梦是真实的?

    为了确认是梦境还是现实,他又再一次用力掐了一把自已的大腿,疼得眼泪鼻涕再次飚了出来。

    草泥马隔壁的,不是梦,是真的呐,上帝你老母的,老子真的穿越了,还是一个皇帝,难怪脑子里会有一些古古怪怪的,不属于他的记忆象影像一般飞掠而过。

    脸色紧张得苍白的赵太医战战兢兢的给皇上把脉,脸上的表情很古怪,额头上尽是豆大的冷汗珠子。

    半个时辰前,他刚给皇上把脉,皇上的龙脉虚弱得大罗仙丹都没得救了,他只是不敢说实话而已,但现在,皇上的龙脉跳动得强劲有力,有点邪门呐。

    叶天用力摇了下头,把赵太医搭在自已脉门上的两根手指甩开,一手握着瑾妃的纤柔白晰的小手儿,一手指着赵太医,“你,留下,所有人出去。”

    他现在明白了,这不是梦,而是自已重生了,灵魂占据了这副躯壳,只是因为两个灵魂的激斗,令他脑袋胀痛欲裂,最终,是他的灵魂打败了死鬼皇帝,占据了这副躯壳。

    哥是堂堂的一国皇帝,真龙天子呐。

    “哇哈哈哈……”叶天激动得放声狂笑,在雕花大床上蹦跳,手舞足蹈,状若疯癫。

    “皇上……皇上……”瑾妃、赵太医等人全都吓得魂飞魄散,皇上,疯了?

    -2-
    那些侍立角落里,听候差遣的宫女太监同样吓得魂飞魄散,逃命一般的溜出寝宫。
    俏面惨白无血的瑾妃连声催问道:”赵太医,皇上……”

    叶天蹦够了,笑够了之后才停下来,眼睛盯着白发苍苍的赵太医,气喘吁吁道:“赵太医,我……朕……病得很重。”

    “是,皇上病得很重。”赵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伏地上,身上的官服已被冷汗浸湿透。

    在宫里当太医,表面看似很风光,其实是把脑袋拎在裤头上过日子,整日战战兢兢,提心吊胆的,万一皇上或哪位妃子生病治不好,龙-颜震怒之下,颈上吃饭的随时可能搬家。

    皇上病了整整十天,京城里已有十几个有名的杏林高手,外加宫里的七八个太医都掉了脑袋,他要不害怕,那才是怪事。

    吃这行饭,不仅要有高明的医术,还要懂得察颜观色,八面玲珑,他明白皇上的意思,只是有点奇怪,皇上龙-体康复了,本应是举国欢庆的大好事,皇上却为何要他隐瞒?

    纳闷归纳闷,天威难测,他只需要遵从圣命就行,反正皇上活过来了,自个的老命也保住了。

    赵太医悄悄的喘了一口大气,活着,那感觉,真好啊。

    叶天瞪了赵太医一眼,呶了呶嘴。

    “老臣告退。”赵太医心神领会,连忙躬身施礼,退出寝宫,病好后的皇上,感觉有点怪怪的。

    整个宽敞华丽的寝宫只剩下叶天这个冒牌皇帝,还有美貌无双的瑾妃,前世还没跟女生牵过手的他有点猴急的拉着瑾妃,把她拥入怀中。

    温香软玉抱满怀,那感觉,真TMD爽呆了。

    爽歪歪的叶天眦牙咧嘴的一脸怪相,这可是他第一次与女生如此的亲近呐,而且还是个祸-国-殃-民级别的极品大美女,爽啊!

    一穿就成皇帝,哥这运气牛笔不行,皇帝,嘿嘿,全天下的东东,金银珠宝美女啥的都是皇帝的,要啥有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哇哈哈……

    想起后世被别人各种BS,他有种扬眉吐气的舒爽感觉,嘿嘿,现在哥是传说中的真-龙-天-子了,全天下的美女都是哥的,不相信?哥现在就把眼前这个祸国殃民的顶级大美女推倒给你们看看,哼哼!

    “瑾……瑾儿……”他的灵魂占据了这副躯壳,也吸收融合了原主人残缺不全的记忆,他知道瑾妃姓独孤,名瑾。

    “皇……皇上……”瑾妃突然被皇上搂入怀中,上下其手,明显感觉到皇上某处地方的变化,好又羞又急,本能的挣扎起来。

    “皇……皇上龙-体初愈……不能……”玉颊羞红的瑾妃挣扎推拒,只是力气不及叶天,被他强行压倒在龙床上。

    眼睛有些发红的叶天把瑾妃压在身下,哥可是发过毒誓,重生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摘掉这童子鸡的贫穷大帽子,既然发了誓,就要信守誓。

    “皇……皇上……龙-体要紧……”瑾妃挣扎推拒,俏面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皇上……”

    瑾妃幽幽叹息一声,隐现泪珠的凤眸难以掩饰内心的复杂感情,她进宫一年多了,可皇上从未踏进她的寝宫半步,偏偏独宠丽妃那个狐媚子,弄得后宫乌七八糟的。

    丽妃仗着得宠,在后宫中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更干涉朝政,拂逆她的忠臣都被莫须有的罪名给抄家砍头,皇上也背上了昏-君的罪名。

    今儿,皇上好似着魔一般,竟然强行求欢,不是她不肯,她心中甚至还期盼着能早日怀上龙种呢,只是皇上先前病得奄奄一息,她这是担忧皇上的龙体啊。

    不过,细想之下还真有点奇怪,皇上之前还病得奄奄一息,几声焦雷响过后,突然间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说了一些古古怪怪的话,刚才又跳又笑的,好象疯了一般,可把人给吓坏了。

    还算好,皇上还记得她的名字,这也是她心里感觉唯一的欣慰了。

    “禀皇上,丽妃娘娘求见。”寝宫外传来太监特有的阴柔声音。

    上帝你老母的,这种时候竟然有人胆敢打扰哥的好事?

      相关内容:

    有趣点 www.youqu.info

    有趣,有趣的,有趣的图片,有趣的网站,有趣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