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

为什么刚出狱的女人不能碰?

砰砰砰!
为什么刚出狱的女人不能碰?

“小勇,你在吗?”晚上八点,李勇刚回到出租屋,屁股还没坐热呢,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是房东甜腻的询问。

李勇顿时心中一惊,暗自嘀咕道:“奶奶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今天是交房租的日子,可他前段时间才找到工作,工资还没发呢,之前攒的一点钱早都花光了,现在浑身一毛钱都没有,哪还有脸去开门啊?

可躲着也不是办法,李勇心中无奈,也只能不情愿的挪动步子,前去开门。

房门打开,张玉容那漂亮的脸蛋显现,她穿着紫色的睡裙,配合着白嫩的肌肤,无处不彰显着成熟女人的韵味。

似是刚洗过澡,张玉容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上,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李勇顿时眼前一亮,闻着张玉容身上的清香,大咧咧的道:“张姐,晚上好啊,最近天气转凉了,要不要我过去给你暖被窝啊?”

他在这住也有一段时间了,和张玉容也熟,所以开起玩笑来尽是荤段子。

“你走开。”张玉容嫌弃的退后两步,接着伸出小手,没好气的道:“小子,你少在这给我贫,该交房租了,一共八百块,拿来吧。”

说话的时候,张玉容还调皮的眨眨眼,一脸得意。

李勇也想交,可无奈囊中羞涩啊,他直接拉过张玉容的小手,轻轻的抚摸,嬉笑道:“张姐,那个啥,最近有点不方便,要不我下个月一起交吧?”

“真是个好主意,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张姐慢走,明天去你家喝茶。”他这话说出来,不给张玉容回绝的机会,直接就要溜进房间。

可是他刚转身,就感觉左耳一疼,艰难的回过头来,正好对上张玉容恼怒的小脸,而那小手正揪着他的耳朵呢。

“小子,你今儿到底交不交?不交的话现在就给我搬出去。”张玉容早就见识过他这无赖手段,一点也不上当,揪着他的耳朵,娇憨的道。

“哎呦,疼。”没有糊弄过去,李勇干脆也放弃了,难为情的道:“张姐,我不是不交,是真没钱啊,咱再缓两天,就两天。”

“你真没钱?”张玉容只是想要房租,看他这个样子,略带吃惊的问道。

李勇认真的点头,他要是有钱,才不会在这扯这些没用的呢。

张玉容顿时有些为难,她总不能真把李勇给赶出去吧,两人都这么熟了,她还真做不出那么无情的事情。

可这小子实在太过气人,她不甘心就这么放过李勇,漂亮的丹凤眼在李勇身上扫视,忽然眼前一亮,指着李勇脖子上的红色吊坠,兴奋的道:“这个,你用它来做抵押吧。”

李勇下意识的就捂住了吊坠,他从小就是孤儿,这是他父母唯一留下的东西,还指着它认祖归宗呢,要是被张玉容给弄丢了,他所有的希望可都没了。

没办法,李勇只能丢掉面皮不要,不好意思的道:“张姐,这是我父母留下的,不方便,你看能不能换个东西?”

张玉容也不想强人所难,可在李勇身上扫视一圈,这小子连个像样的手机都没有,更别说能值八百块的东西了。

她不满的撇撇嘴,双手抱胸,有些傲娇的道:“那你自己说,用什么来做抵押?”

李勇顿时为难起来,他最大的资产就是那破手机,可还不到五百块,都用了两年了,估计拿出来也会被张玉容嫌弃。

看着张玉容那傲娇的脸蛋,他眼珠子一转,颇有些兴奋的来到张玉容身边,低头闻着那秀发上的香气,低声坏笑道:“张姐,要不我用身体抵债,咱今晚去你那,我保证把你伺候舒坦咯。”

说话的时候,他那咸猪手就搭在了张玉容纤细的腰肢上。

啊……

张玉容吓得赶紧跳开,小脸羞得通红,恼怒的道:“小子,你再这样,现在就给我搬出去。”

话虽这么说,但张玉容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在李勇身上多瞟了几眼。

张玉容虽然三十来岁,可皮肤却保养的很好,就像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再加上她那妖娆的身材,成熟女人的韵味,是个男人就会动心。

可偏偏她那死鬼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好几个月都不回一次家,她这身材虽好,可已经很久没被滋润过了。

张玉容想到这些就生气,也无心和李勇扯皮,恼怒的道:“我就给你缓两天,到时候你再不交,就给我搬出去。”

话说完,她直接转身,扭着丰挺的翘臀进了自己家门。

总算躲过了一劫,李勇不禁长出一口气,两天后就是十五号,到时候发了工资,他也就不会这么不堪了。

他越想越兴奋,嘴中哼着荤调子,走进房间,仰面就趴在了床上。

啊……

可是下一刻,他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乐极生悲,他刚才动作太猛,被吊坠给硌在了胸腔上。

李勇吃痛的坐在床上,赶紧低头去看伤势,可是这一看,他顿时傻了,奶奶的,吊坠竟然直接刺进了胸腔,鲜红的血液逐渐溢了出来。

所幸李勇就是医生,知道怎么包扎,他赶紧就要去找纱布,可是刚起身,脑中猛地一阵刺痛,接着就晕了过去。

迷糊中,一段段记忆汇聚成流,不断涌向李勇的脑海,塞得他脑袋都快要爆了,但那些记忆流却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

“奶奶的,我竟然要死的这么悲催,真是丢人啊。”李勇不甘而又无奈的骂着,他在蛋疼的时候,想过无数种死法,可却从没想过,会被一堆不知名的记忆把脑袋给塞爆而死。

他简直不敢想象,等有人发现他尸体的时候,媒体会怎么报道。

世上最安乐的死法:男子直接睡死;

世上最悲催的死法,男子被吊坠给硌死;

……

要是被人知道,他在临死之前,还有这么多逗逼的想法,恐怕会直接笑死。

李勇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可那些记忆流最后一波冲刺,竟然全部涌进了脑海。

紧接着他的脑袋一片清明,那些记忆偶尔涌出,就像是他自己的一般,可李勇能够确认,自己确实没有那种经历。

“哈哈,老子没死。”劫后余生的爽感,让李勇直接大笑出来,他激动的坐起来,不断查看身体,确认没有问题,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接下来的场景,惊得李勇长大了嘴巴,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前原本坚厚的墙壁消失,张玉容浑身不着片缕,一脸幽怨的坐在床上。

李勇长这么大,还从没在现实中见过女人的身体,此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嘴角更是不堪的流出了口水。

在他的注视中,张玉容忽然看向这边,羞恼的抱怨道:“那个死鬼也不知死哪去了,整天让老娘独守空房,惹火了老娘,给你弄顶绿帽子带着。”

张玉容虽然在看这边,可似乎并没有发现李勇。

说话的时候,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满脸哀怨,似是像找个男人,轻柔的抚摸。

李勇也没想到,自己竟会意外看到这种场景,不过他却不敢再看下去了,不是不想,而是怕经受不住那种诱惑。

他赶紧收回目光,转而躺在床上,回想刚才的事情。

这他娘的也太神奇了,老子的眼竟然能穿透墙壁,看到那边的情景。

他迫切想要弄清事情的真相,静下心来,开始梳理脑中的记忆,这些东西现在就像是他的一般,只要他想,就能随意翻看。

在记忆流中翻看,李勇很快就搞清楚了真相,这神奇的事情都因脖子上的吊坠而起,那玩意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回魂玉。

只依附在医者身上,等主人死亡之后,就会把主人的行医记忆收进玉中,等到下一任主人的时候,又把前主人的记忆释放出来,而在李勇之前,回魂玉已经有了八十个主人。

也就是说,现在的李勇不仅有透视能力,更拥有八十个医者的毕生经验,其中包含各种行医经验,还有古老的药方,这简直是无价之宝啊。

而且李勇的透视眼,还有一个神奇的功能,可以透过人体的皮肤,看清里面的病症,这对医者来说,简直就是不二法宝。

搞清楚了这些,李勇顿时兴奋起来,有了这些宝贝,他还做哪门子的工作啊,随便开个诊所,就能赚翻天。

李勇越想越兴奋,他恨不能直接跑去医院辞职,可此刻天还没放亮,他只能收起内心的激动,转而找出一套内功心法修炼起来。

据说这是扁鹊留下的东西,不仅能够强身健体,而且还能用于治病,只可惜这东西几经流传,损失了很多,只有前三层的心法。

不过这已经很不错了,毕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你总不能要求它还是肉馅的。

李勇向来看的开,也不管那么多,直接修炼起来。

心法修炼倒也简单,李勇很快就已入门,他安静的坐在床上,一直修炼到七点,这才起身去洗漱。

虽然一晚上没睡,但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困,反倒是精神抖擞,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他洗漱完毕,着急的就向医院赶去,如此神奇的东西,他得先去试试才行。

可是他刚开门,迎面就遇到了张玉容。

今天的张玉容,经过了特意的打扮,一件紫色的紧身长裙,将那窈窕的身姿完全展现出来,右腿侧开着一条很长的岔,裙摆随风摇摆,偶尔间能看到一条浑圆白嫩的美腿。

李勇不禁看的一愣,脑中不由想起了昨晚看到的场景,不过他现在可不敢再去看了,这万一要是流鼻血了,可就糗大了。

因为昨天的事,张玉容怨气很大,看到李勇的眼神,羞恼的瞪了他一眼,嗔怪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你穿这么漂亮,不就是给男人看的嘛。”李勇嘿笑一声,在张玉容发飙之前,赶紧跑了出去。

“小子,有种你今晚就别回来。”等到他跑远了,张玉容这才反应过来,在后面羞恼的吼道。


李勇可不管那些,晚上的事儿等晚上再说呗。

他此刻急着去一院辞职,然后找地方开个诊所,心里高兴,脚下的步子也快,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一院。

此刻时间还早,但医院早就排满了人,李勇随意的扫视一圈,就直奔妇科而去,他原本在这里做实习医生,现在要辞职了,怎么也得给主治大夫打声招呼。

可是他刚到门口,正好从里面走出一个女人,因为跑得太快,两人差点撞在一起。

看着近在咫尺的脸蛋,李勇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我滴个娘嘞,这是天上掉下的仙女儿吗?

黑色的OL职业装,搭配着白色的衬衫,衣领的两个纽扣解开,从李勇这个高度看过去,正好对上那道深邃的事业线。

乌黑的秀发披肩,两条柳叶眉衬托着漂亮的大眼睛,秀挺的鼻梁旁边,白嫩的脸蛋闪烁着晶莹的微光,诱人的红唇微撇,似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原本被人拦路,韩璐已经很不高兴了,再看李勇的目光,她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红唇微张,冷声道:“让开。”

韩璐的心情确实很不好,她生病了,原本预约了妇产科主任给她看病,可她人都来了,却得知对方有事出差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偏偏她那病比较严重,只能来找寻常大夫,可她过来却发现对方还没上班,这一来二去的,把她的火气也给勾出来了,所以此刻也没个好脾气。

李勇也知道自己冒昧了,赶紧侧身让在一边,可是韩璐却没有直接出去,盯着他的眼睛,犹豫着问道:“你是这里的大夫吗?”

李勇只是个实习医生,还没有独立给人看病的资格,可如此漂亮的女人问了,他不想丢人,干脆点点头,认真的道:“我是。”

他接着就反应过来,女人不是一院的职工,那就肯定是来看病的,他已经装了一次逼,干脆一装到底,淡淡的道:“如果你是来看病的,那就跟我进来吧。”

韩璐顿时面色一喜,跟着李勇进了诊疗室,两人对面坐下,李勇直截了当的问道:“你是哪里不舒服?”

被他这么一问,韩璐白嫩的小脸顿时变得通红,吱吱呜呜的道:“我,我……”

她说了半天,也没把病因说出来。

李勇也很无奈,可转而一想,这不正是试验透视眼的机会吗?

他干脆大手一挥,随意的道:“算了,你还是别说了,我给你把脉吧。”

韩璐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不是不想说,只是胸上的毛病,让她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说出来,多难为情啊。

听到李勇的话,她赶紧伸出小手,不过嘴上却好奇的问道:“你还会中医呢啊?”

李勇随意的点头,手指搭上韩璐那嫩白的手腕,装作把脉的样子,但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韩璐的身体。

透视眼开启,韩璐身上的衣服逐渐淡化,近乎完美的躯体展现出来,看的李勇不禁咽了下口水。

他也不敢多看,心念一转,韩璐嫩白的肌肤消失,体内的骨骼经脉展现。

在透视眼的作用下,李勇很快就找到了韩璐的病因,不舍的收回目光,松开韩璐的手腕,认真的道:“你是内分泌失调,中气不足,导致胸部胀痛,已经开始结块,这不算什么大病,我先给你开点药,然后指几个穴位给你,你回家自己按按。”

说话的时候,李勇就拿过了病历本。

可韩璐却吃惊的长大了嘴巴,惊疑的道:“只是把脉你就能看出我的病?”

用中医理论,这应该是可以的,但李勇目前还没掌握这些技能,不过当着韩璐的面,他却装逼的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这切说的就是把脉,能看出你的病情也不是什么难事。”

韩璐顿时一脸崇拜,漂亮的大眼睛都快冒出星星了。

可就在这时,诊疗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秃顶男子走了进来。

他看到李勇坐在他的位置上,而且还在给病人治病,顿时恼怒的骂道:“李勇,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没有老子的允许,谁让你给人看病了?”

这人名叫王建东,妇产科主治大夫,算是李勇的师父,只不过这老狗势利而且好色,因为李勇没给他送礼,一直看李勇不顺眼,隔三差五的找茬。

此刻抓到了李勇的把柄,他可不会轻易放过,臭骂一顿不说,可能还要扣工资。

李勇原本就是来辞职的,此刻也没了好脾气,直接就要开口反驳,可韩璐却先他一步开口了,难以置信的盯着李勇,道:“你不是大夫?”

“他算个屁的大夫,只不过是个实习生,不过因为他违反规定,马上就要被开除了。”王建东在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韩璐,虽然吃惊韩璐的美貌,但他却表现的不动声色。

此刻有在韩璐面前表现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尽可能的贬低李勇。

“草泥马的,老子早就不想干了,今天过来就是给你说一声,老子不干了。”李勇顿时火了,怒骂一声,直接把病历本摔在了桌上。

他直接不理王建东,转而来到韩璐身边,轻笑着说:“美女,我们换个地方治病吧。”

韩璐这么漂亮的女人,他可不想被王建东给糟蹋了,所以才会这么说。

可韩璐却愣住了,她见识过李勇的医术,甚至还惊为神医,可此刻知道李勇还不是大夫,她顿时犹豫起来。

她可是听说过,现在有些骗子,就用一些神奇的能力骗女人上当,然后带到隐蔽的地方先奸后杀,更可恨的是,杀了之后还会挖出内脏拿去卖掉。

而李勇的作为,和那些骗子几乎如出一辙,韩璐越想越害怕,紧张的摇摇头,道:“不了,我还是在这里看吧。”

“李勇,你别痴心妄想了,你连行医证都没有,还想骗人家钱吗?”刚被李勇骂了一顿,王建东憋了一肚子的气呢,无情的嘲讽着。

看他那满是坑洞的脸,李勇就有些犯恶心,他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弯腰趴在韩璐身边,小声的道:“美女,你这病如果让他治的话,肯定要动手去摸,你就忍心让那么恶心的人来碰你吗?”

要被王建东抹胸?

韩璐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建东那不堪的脸,她赶紧摇头说:“不,我还是让你治吧。”

话说完,韩璐赶紧就跑了出去,生怕王建东那张脸看的久了,晚上会做噩梦。

李勇兴奋的吹了个口哨,跟着就出去了。

而在诊疗室里面,王建东差点被气死,尤其是李勇那最后的表情,气的他差点吐血。

可是下一刻,他就兴奋起来,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等到挂掉电话,王建东满脸冷笑。“李勇,这可是你自找的。”

而李勇跟着韩璐,直接到了医院门口,韩璐这才开口问道:“喂,我们去哪治病啊?”

额……

李勇顿时愣住了,他现在诊所还没开起来呢,而去出租屋就更不现实了,恐怕还没进门呢,就会把他当成骗子送进派出所。

可韩璐都已经出来了,他也不能撒手不管,他忽然想到了主意,迟疑着说:“要不,我们去开房吧。”

“流氓,你……”韩璐差点被气死,这人果然是个骗子,这么快就要带她去开房,肯定是想对她做不轨的事情。

有那么一刻,韩璐直接想要逃走,可她又吃惊于李勇之前的表现,单是把脉就能知道她的病情,她倒也希望李勇能给她一个惊喜。

知道韩璐是误会了,李勇赶紧解释道:“美女,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没地可以去。”

“真的?”韩璐还有些不相信,要不是附近人多,不担心李勇来硬的,她早就撒丫子逃跑了。

“真的。”李勇认真的点头,他虽然好色,可却不会去做那么下流的事情。

“那这样吧,咱们去我家治。”韩璐总算信了,很是霸气的道。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她都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到了她家,只要李勇有一点不轨的行为,她就能把这个骗子给收拾了。

李勇也没想那么多,他此刻确实没地可去,直接就答应下来。

两人到了医院外面,韩璐直接上了一辆奔驰,李勇也没客气,大咧咧的坐在了副驾上。

韩璐的家是在城中的别墅区,这里住得人非富即贵,车子一路开过去,光是价值几百万的豪车,李勇就见了十几辆,他心中不由嘟囔了一句。

“尼玛,这些有钱人就是奢侈啊。”

车子在一栋别墅外面停下,两人刚下车,李勇就发现在别墅的门口,两个保镖穿戴整齐的站在门口,他不禁吓了一跳,这美女家里该不是黑社会吧?

韩璐也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嘴角扬起一丝笑容,直接就走了进去。

“大小姐!”她进门的时候,那两个保镖同时弯腰,恭敬的行礼。

韩璐越发得意了,对着他们摆摆手,轻笑道:“他是我请来的医生,你们就不用管了。”

两个保镖点点头,像个木桩一样站的笔直,不过他们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李勇,随时准备收拾他。

但李勇根本不在乎这些,直接就走了进去,咱行得正坐得直,有什么可怕的?

韩璐的别墅很大,总共分为三层,装修的清新淡雅,一看就是有品位的人。

李勇虽然是第一次进这种豪华别墅,但却并不怎么好奇,甚至都不曾乱看一下。

他现在有了透视眼,再加上那些行医经验,赚钱跟玩儿似的,只要他想,很快也能买这么一栋。

韩璐早就准备好看他那土包子的表现呢,可她等了半天却失望了,李勇不仅没有乱看,反倒是认真的盯着她,道:“咱们去哪看病?”

“哦,去我房间吧。”韩璐这才反应过来,匆忙答应一声,直接就往房间走去。

不过她心中却满是好奇,难道这人不是个土包子?

李勇可没她这么多想法,跟在后面走进韩璐的房间,正准备开口说话呢,却忽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情景。

在他的目光中,韩璐近四十平的房间,摆着一张两米大床,而让他吃惊的是,此刻床上摆满了各种内衣,还有几件是情趣的呢。

李勇艰难的咽了下口水,目光不禁飘向了韩璐的身体。

赞你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