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有趣的事
  • 有趣gif
  • 有趣表情
  • 有趣美女
  • 有趣点
  • 首页 > 有趣的事

    张蔷——不可复制的王者

    发布时间:2019-09-14 点击:

    張薔,1967年生于北京。中國内地流行樂歌手,20世紀80年代流行文化符號性标志。她的歌聲風靡大街小巷,被譽爲“迪斯科女皇”、“無敵電嗓”。以性感、率真、陽光的演唱方法與演唱風格,開創了流行樂藝術的新範式。
    張薔16歲出道,1985年,年僅18歲的張薔發表首張個人專輯《東京之夜》,便暢銷250萬風靡全國,迅速走紅。在短短兩年時間内,張薔發行20多張個人專輯,累計銷量高達2000餘萬,堪稱中國流行音樂84、85代表人物。
    1985至1987年,張薔在中國歌壇的影響可謂深遠,主流媒體的冷落并未影響張薔在中國流行音樂與世界流行音樂接軌所做的貢獻,盡管多種原因限制了張薔的前進之路而快速淡出樂壇,這并不意味着張薔的演唱有局限性和演唱實力遜于其它歌手,相反卻奠定了她唱片歌手殿堂級的地位。張薔的唱片,擁有億萬80年代擁趸者,風起張薔毫不誇張。即便是今日時下,除了曾經的“鐵杆歌迷”以外,還有二十幾歲的新一代年輕人。聽了她的歌,便知道她絕對是有這個實力的。
    長期遭受中國主流體制與媒體莫名的全面封殺和人爲的冷落,但被美國《[url]http://時代[/url]》周刊評爲“全球最受歡迎的女歌手”,是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超級歌星,她僅用不到三年時間,正版銷售2000餘萬張,是專輯唱片銷售記錄的保持者。張薔音色與演唱風格均獨樹一幟,首開先河,無人可複制。藝途與“晚會路線”歌手大相徑庭,張薔當時遭到中國主流體制與媒體莫名的幾乎是全面封殺,正如有人形容的那樣,她像岩石上的小花,獨自頑強綻放,卻有着與胁煌r豔與芳香。
    2000餘萬張專輯銷售量,在短短的兩三年中實現,而且是在主流媒體的冷凍擠壓下實現,即沒有動辄幾千萬的舞台包裝,也沒有主流媒體不吝虛誇之詞的大肆炒作,更沒有依靠先進網絡宣傳,也沒有歌手本人及演唱會主辦方花百萬狂買粉絲熱場,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迹,任何一個音樂藝人,根本都無法完成的成績,是望塵莫及而不得不承認而又不得不歎爲觀止的事實。
    當初不知道什麽緣故,也許與某些上層人物的主流思想不相襯的政治緣故,或者說音樂體制落後還很保守的原因,無法接受她的前衛打扮和嗲聲嗲氣有些自由放浪的唱法,再一個原因那或許是大陸第一個“音樂個體戶”不受許多歌壇大佬們的認可,她不看誰的臉色行事,我行我素,她太敢出風頭了,鋒芒畢露,氣勢蓋人,出專輯的速度讓人嗔目結舌,每個專輯銷量總是百萬計算。這還了得,再不封殺他的話,就會搶了他們的飯碗,聯合起來抵制排擠張薔也就理所當然了。這雖是一個推測,但事實證明卻有可能,而且是完全有可能。
    盡管張薔的歌聲清純透徹,有着呼喚性的感染力,活力四射,激情澎拜,熱血沸騰,但有許多學院人士認定有靡靡之音之嫌,有撒嬌發浪的誘惑之音,與大陸道德思想相悖,便形成了一個聯盟,對張薔在樂壇幾乎全面冷落性封殺,什麽演唱會、電視台及主流媒體報道,全沒有,也沒人敢邀請張薔,使她置身于中國音樂界之外成了音樂邊緣人,音樂節界的大小事件,似乎與張薔無任何關系,在阿貓阿狗都敢哼幾聲的百名歌星聚會大場合,就是不見張薔的身影,除了錄音棚爲喜歡的歌迷錄制專輯外,張薔很難或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公忻媲埃芏喔杳噪b能通過磁帶封面認識張薔,不知道生活中的張薔到底長啥樣。
    其實,張薔本人也不知到底惹惱了誰,得罪了誰,反正是不着許多音樂人的待見,封殺也就封殺吧,好在大陸處在改革初期的震蕩時期,發展形勢對張薔有利,也是那幫子人封殺的不徹底,當然也有不敢太放肆的一面,才使得張薔通過民間傳播的方式,讓她的歌聲得以流傳甚廣,爆紅中華大地,開創了獨領風騷的張薔時代。說是橫掃大陸歌壇一點不過,許多同時代的成名歌手,至今談“薔”色變,深謝當年的集體性排擠封殺,否則,自己可能還在張薔的陰影下掙紮而屈就着。
    張薔使大陸流行樂壇煥然一新,真正與外界接軌了。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迹,是許多成名已久的歌唱家都不敢想象的事。
    在大陸這個水比較深的音樂界,發生什麽樣的咄咄怪事都很平常,弄得張薔心有餘悸,複出後十分謹慎,竟然不敢公開承認封殺過,責任自擔而怨自己無能不會做人,有時甚至不敢承認她上過美國《時代》周刊。不能不說當年的封殺沒有對張薔産生心理與精神上的影響,好在她年齡大了,已不可能再現當年的瘋狂了,而且,她也讀懂了中國這個文化大染缸的精髓,變的矜持委婉了,起碼是客氣了,不然的話,有可能二次徹底的封殺。這可不是在假設,是絕對會發生的事情。
    張薔對大陸人的影響,不僅僅是拉開了一個中國音樂的轉換前奏,更是與港台、海外文化接軌的觸點。所謂幾億人同時在唱着哼着聽着張薔歌的說法,絕不是個傳奇,而是事實。能與鄧麗君、鳳飛飛、龍飄飄、徐小鳳等巨星并駕齊驅,甚至一度壓制了港台風的席卷之勢,大陸唯有張薔一人做到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可說是影響了一代中國人,至今張薔依舊讓人津津樂道,惋惜感慨,複出後一曲《不要再問什麽是迪斯科》,赫然成了街舞與廣場舞的神曲之一,再次給13億大陸人洗腦性的精神一爽,讓人們又回到了八十年代迪斯科鼎盛的時代,僅這點就無人可超越。張薔,依舊是一個實至名歸的歌壇王者,可愛可敬的“老妖婆”,說她是殿堂國寶級歌壇天後,是有絕對理由的。
    可以假設一下,以她現在的唱功,如果她一直活躍在歌壇,不算最好,也不會差到哪去,她的唱片銷量還會增加至少千萬張,甚至于會超過2000萬張,那是多麽驚人的記錄。據說張薔的專輯,除了正版的以外,大陸多家不良音樂出版社和個人肆無忌憚地發行盜版的和私自組合設計出版張薔的張薔專輯,千奇百怪,大發張薔之财。
    非官方統計,大陸銷售張薔的磁帶,約5億張左右,而且是保守數字。此數據按某家老板當年的一個說法估算而來,不可當真,但有可能。這位老板如此說:“當年就張薔的磁帶好賣,别人的都差些,先問張薔的新帶有嗎,有買了就走。沒有張薔的歌帶了,隻能買别人的了。當時港台許多磁帶專輯,鄧麗君、龍飄飄、鳳飛飛、徐小鳳啊,好多港台名人,國内唱歌的也不少,但都不行,幹不過張薔,不如張薔的專輯賣得快,人氣特旺。網上有人說當時的張薔,銷量一人頂12個半王菲,雖有些過,但并不是沒有依據。我到哈爾濱、沈陽去上貨,真版的專輯幾乎沒有,全是翻版呐盜版呐,還有純假的張薔專輯,比正版的便宜一半還多。據圈裏人講,張薔的磁帶,哪個月都得有幾百萬張甚至是上千萬張純假的張薔專輯上市,還不算正經出版社幾十萬張翻版的。許多人整盤翻錄,他們貼上自己印的張薔的标簽就行了。正版的像咱們這麽小的批發部,掐着錢都沒貨,假的供上溜就不錯了。在張薔離開大陸兩年多後,它的銷量也在中上等水平,并不低于鄧麗君、韓寶儀她們,依舊有好多薔迷捧場,張薔對大陸歌手和港台歌手的影響,應說是很大的。現在張薔的專輯賣得并不次,下載量也是挺大的。”
    事實上,大陸更多的薔迷們就是買盜版和翻版聽着她的歌而度過了青春的時光。在一些小縣城或偏遠地區,幾乎不見真版的人們,是聽着歌而沒有見過張薔的圖片,僅僅是知道這個女孩叫張薔罷了。
    有一位近五十歲的女人這樣形容:張薔正火的時候,我年輕着呢,那是家是農村的,我們村子挺窮,也沒聽說誰家有錄音機啥的,别說是張薔的歌,大部分人的歌都沒聽過,全村也沒有一台電視機,收音機倒是挺普遍,也不放她的歌,港台的歌都很少。偶然的機會去縣裏親戚家參加婚禮,聽人家收音機裏放的就是張薔的歌,當時不知道那叫錄音機。太好聽了,聽得臉紅心跳,感覺爽爽的,一下子迷上了張薔,背着家人到攤上買了幾本張薔的磁帶,其實是盜版的,愛不釋手,樂癫癫地回家了。結果自家的收音機放不了,急得要死要活的,可是沒有錢買啊!好在不久我就相親要出門子了,我跟婆家要過禮的時候,啥沒有都行,必須有一部雙卡錄音機,就是準備給好朋友翻錄用的,婚禮上得放張薔的歌,至于酒菜啥的沒挑,好賴都中,過得去就行。當時把婆家人都樂颠餡了,想一想,怪着樂的。一晃快三十年了,張薔的幾本老帶,我一直珍藏着,沒事就拿出來炫耀一番,講講故事。前些日子,有個朋友想出高價買這幾本假帶,價還不低,當年我隻花3元一本買的,現在他出價20元一本,想100元都買走,幾次動心,最後還是沒有舍得出手。
    由此可見,張薔一枝獨秀期間,确實讓許多同行感到了壓力,好在她不久因貪玩去起了澳大利亞。張薔的隐退,雖說有許多版本,但有負氣與憤懑的緣故,至少有些頂不住巨大壓力沮喪的成份,起碼有些心灰意冷,想換個環境透透氣,隻是本人不想說白了而已。
    2008年1月中旬,中央電視台《[url]http://見證[/url]》欄目播出了《風起張薔》專題,稱她的專輯銷量遠遠高于一代歌後、甜歌女皇[url]http://鄧麗君[/url],這是國家級電視台第一次肯定了張薔在中國流行樂舉足輕重的地位。
    张蔷,1967年生于北京。中国内地流行乐歌手,20世纪80年代流行文化符号性标志。她的歌声风靡大街小巷,被誉为“迪斯科女皇”、“无敌电嗓”。以性感、率真、阳光的演唱方法与演唱风格,开创了流行乐艺术的新范式。
    张蔷16岁出道,1985年,年仅18岁的张蔷发表首张个人专辑《东京之夜》,便畅销250万风靡全国,迅速走红。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张蔷发行20多张个人专辑,累计销量高达2000余万,堪称中国流行音乐84、85代表人物。
    1985至1987年,张蔷在中国歌坛的影响可谓深远,主流媒体的冷落并未影响张蔷在中国流行音乐与世界流行音乐接轨所做的贡献,尽管多种原因限制了张蔷的前进之路而快速淡出乐坛,这并不意味着张蔷的演唱有局限性和演唱实力逊于其它歌手,相反却奠定了她唱片歌手殿堂级的地位。张蔷的唱片,拥有亿万80年代拥趸者,风起张蔷毫不夸张。即便是今日时下,除了曾经的“铁杆歌迷”以外,还有二十几岁的新一代年轻人。听了她的歌,便知道她绝对是有这个实力的。
    长期遭受中国主流体制与媒体莫名的全面封杀和人为的冷落,但被美国《[url]http://时代[/url]》周刊评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女歌手”,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超级歌星,她仅用不到三年时间,正版销售2000余万张,是专辑唱片销售记录的保持者。张蔷音色与演唱风格均独树一帜,首开先河,无人可复制。艺途与“晚会路线”歌手大相径庭,张蔷当时遭到中国主流体制与媒体莫名的几乎是全面封杀,正如有人形容的那样,她像岩石上的小花,独自顽强绽放,却有着与众不同鲜艳与芳香。
    2000余万张专辑销售量,在短短的两三年中实现,而且是在主流媒体的冷冻挤压下实现,即没有动辄几千万的舞台包装,也没有主流媒体不吝虚夸之词的大肆炒作,更没有依靠先进网络宣传,也没有歌手本人及演唱会主办方花百万狂买粉丝热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任何一个音乐艺人,根本都无法完成的成绩,是望尘莫及而不得不承认而又不得不叹为观止的事实。
    当初不知道什么缘故,也许与某些上层人物的主流思想不相衬的政治缘故,或者说音乐体制落后还很保守的原因,无法接受她的前卫打扮和嗲声嗲气有些自由放浪的唱法,再一个原因那或许是大陆第一个“音乐个体户”不受许多歌坛大佬们的认可,她不看谁的脸色行事,我行我素,她太敢出风头了,锋芒毕露,气势盖人,出专辑的速度让人嗔目结舌,每个专辑销量总是百万计算。这还了得,再不封杀他的话,就会抢了他们的饭碗,联合起来抵制排挤张蔷也就理所当然了。这虽是一个推测,但事实证明却有可能,而且是完全有可能。
    尽管张蔷的歌声清纯透彻,有着呼唤性的感染力,活力四射,激情澎拜,热血沸腾,但有许多学院人士认定有靡靡之音之嫌,有撒娇发浪的诱惑之音,与大陆道德思想相悖,便形成了一个联盟,对张蔷在乐坛几乎全面冷落性封杀,什么演唱会、电视台及主流媒体报道,全没有,也没人敢邀请张蔷,使她置身于中国音乐界之外成了音乐边缘人,音乐节界的大小事件,似乎与张蔷无任何关系,在阿猫阿狗都敢哼几声的百名歌星聚会大场合,就是不见张蔷的身影,除了录音棚为喜欢的歌迷录制专辑外,张蔷很难或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公众面前,很多歌迷只能通过磁带封面认识张蔷,不知道生活中的张蔷到底长啥样。
    其实,张蔷本人也不知到底惹恼了谁,得罪了谁,反正是不着许多音乐人的待见,封杀也就封杀吧,好在大陆处在改革初期的震荡时期,发展形势对张蔷有利,也是那帮子人封杀的不彻底,当然也有不敢太放肆的一面,才使得张蔷通过民间传播的方式,让她的歌声得以流传甚广,爆红中华大地,开创了独领风骚的张蔷时代。说是横扫大陆歌坛一点不过,许多同时代的成名歌手,至今谈“蔷”色变,深谢当年的集体性排挤封杀,否则,自己可能还在张蔷的阴影下挣扎而屈就着。
    张蔷使大陆流行乐坛焕然一新,真正与外界接轨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是许多成名已久的歌唱家都不敢想象的事。
    在大陆这个水比较深的音乐界,发生什么样的咄咄怪事都很平常,弄得张蔷心有余悸,复出后十分谨慎,竟然不敢公开承认封杀过,责任自担而怨自己无能不会做人,有时甚至不敢承认她上过美国《时代》周刊。不能不说当年的封杀没有对张蔷产生心理与精神上的影响,好在她年龄大了,已不可能再现当年的疯狂了,而且,她也读懂了中国这个文化大染缸的精髓,变的矜持委婉了,起码是客气了,不然的话,有可能二次彻底的封杀。这可不是在假设,是绝对会发生的事情。
    张蔷对大陆人的影响,不仅仅是拉开了一个中国音乐的转换前奏,更是与港台、海外文化接轨的触点。所谓几亿人同时在唱着哼着听着张蔷歌的说法,绝不是个传奇,而是事实。能与邓丽君、凤飞飞、龙飘飘、徐小凤等巨星并驾齐驱,甚至一度压制了港台风的席卷之势,大陆唯有张蔷一人做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说是影响了一代中国人,至今张蔷依旧让人津津乐道,惋惜感慨,复出后一曲《不要再问什么是迪斯科》,赫然成了街舞与广场舞的神曲之一,再次给13亿大陆人洗脑性的精神一爽,让人们又回到了八十年代迪斯科鼎盛的时代,仅这点就无人可超越。张蔷,依旧是一个实至名归的歌坛王者,可爱可敬的“老妖婆”,说她是殿堂国宝级歌坛天后,是有绝对理由的。
    可以假设一下,以她现在的唱功,如果她一直活跃在歌坛,不算最好,也不会差到哪去,她的唱片销量还会增加至少千万张,甚至于会超过2000万张,那是多么惊人的记录。据说张蔷的专辑,除了正版的以外,大陆多家不良音乐出版社和个人肆无忌惮地发行盗版的和私自组合设计出版张蔷的张蔷专辑,千奇百怪,大发张蔷之财。
    非官方统计,大陆销售张蔷的磁带,约5亿张左右,而且是保守数字。此数据按某家老板当年的一个说法估算而来,不可当真,但有可能。这位老板如此说:“当年就张蔷的磁带好卖,别人的都差些,先问张蔷的新带有吗,有买了就走。没有张蔷的歌带了,只能买别人的了。当时港台许多磁带专辑,邓丽君、龙飘飘、凤飞飞、徐小凤啊,好多港台名人,国内唱歌的也不少,但都不行,干不过张蔷,不如张蔷的专辑卖得快,人气特旺。网上有人说当时的张蔷,销量一人顶12个半王菲,虽有些过,但并不是没有依据。我到哈尔滨、沈阳去上货,真版的专辑几乎没有,全是翻版呐盗版呐,还有纯假的张蔷专辑,比正版的便宜一半还多。据圈里人讲,张蔷的磁带,哪个月都得有几百万张甚至是上千万张纯假的张蔷专辑上市,还不算正经出版社几十万张翻版的。许多人整盘翻录,他们贴上自己印的张蔷的标签就行了。正版的像咱们这么小的批发部,掐着钱都没货,假的供上溜就不错了。在张蔷离开大陆两年多后,它的销量也在中上等水平,并不低于邓丽君、韩宝仪她们,依旧有好多蔷迷捧场,张蔷对大陆歌手和港台歌手的影响,应说是很大的。现在张蔷的专辑卖得并不次,下载量也是挺大的。”
    事实上,大陆更多的蔷迷们就是买盗版和翻版听着她的歌而度过了青春的时光。在一些小县城或偏远地区,几乎不见真版的人们,是听着歌而没有见过张蔷的图片,仅仅是知道这个女孩叫张蔷罢了。
    有一位近五十岁的女人这样形容:张蔷正火的时候,我年轻着呢,那是家是农村的,我们村子挺穷,也没听说谁家有录音机啥的,别说是张蔷的歌,大部分人的歌都没听过,全村也没有一台电视机,收音机倒是挺普遍,也不放她的歌,港台的歌都很少。偶然的机会去县里亲戚家参加婚礼,听人家收音机里放的就是张蔷的歌,当时不知道那叫录音机。太好听了,听得脸红心跳,感觉爽爽的,一下子迷上了张蔷,背着家人到摊上买了几本张蔷的磁带,其实是盗版的,爱不释手,乐癫癫地回家了。结果自家的收音机放不了,急得要死要活的,可是没有钱买啊!好在不久我就相亲要出门子了,我跟婆家要过礼的时候,啥没有都行,必须有一部双卡录音机,就是准备给好朋友翻录用的,婚礼上得放张蔷的歌,至于酒菜啥的没挑,好赖都中,过得去就行。当时把婆家人都乐颠馅了,想一想,怪着乐的。一晃快三十年了,张蔷的几本老带,我一直珍藏着,没事就拿出来炫耀一番,讲讲故事。前些日子,有个朋友想出高价买这几本假带,价还不低,当年我只花3元一本买的,现在他出价20元一本,想100元都买走,几次动心,最后还是没有舍得出手。
    由此可见,张蔷一枝独秀期间,确实让许多同行感到了压力,好在她不久因贪玩去起了澳大利亚。张蔷的隐退,虽说有许多版本,但有负气与愤懑的缘故,至少有些顶不住巨大压力沮丧的成份,起码有些心灰意冷,想换个环境透透气,只是本人不想说白了而已。
    2008年1月中旬,中央电视台《[url]http://见证[/url]》栏目播出了《风起张蔷》专题,称她的专辑销量远远高于一代歌后、甜歌女皇[url]http://邓丽君[/url],这是国家级电视台第一次肯定了张蔷在中国流行乐举足轻重的地位。

    有趣点 www.youqu.info

    有趣,有趣的,有趣的图片,有趣的网站,有趣点